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千四百一十七章 吓傻了?

    “怎么回事,到底还进不进去?”

    金甲修士没说话,他的同伴却有些不耐烦,上前一步问道,语气同样不善。(看啦又看手机版m.cqrwb.com)

    和金甲修士一样,他也看不起排队的修士,觉得与对方交谈都是浪费时间。

    结果目光一瞥,就看到了桌子上的通行令牌,他先是微微一愣,随后眼睛瞪得滚圆。

    他当然认得这东西,知道代表了什么意义。

    “这……”

    他张嘴想要说什么,结果只说出一个字,在唐震的注视下,将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这一刻,他突然有种感觉,金甲修士和自己都是傻子。

    狗眼看人低,自以为是,坐井观天……

    原本以为自己高高在上,结果却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屁都不是。

    这种心理落差,简直难受的要命。

    不过作为旁观者,他也仅仅是感到震惊和羞臊,以及一丝丝的幸灾乐祸。

    一向嚣张跋扈的金甲修士,这一次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真不知道他该如何收场?

    意识到这一点后,那名修士连忙后退,同时用古怪的眼神看向金甲修士。

    他虽然很想提醒同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更何况到了此时此刻,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

    金甲修士一直在盯着唐震,当看到看守者和同伴怪异的表现后,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

    “你们在搞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甲修士看向看守者,用淡淡的语气问道,却并没有理会唐震。

    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此刻下意识的避开唐震,不愿意与他产生过多的交集。

    那名看守者闻言,身体微微一抖,下意识的看向唐震。

    唐震笑而不语,似乎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但是目光始终落在金甲修士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金甲修士突然有种发毛的感觉,仿佛被猛兽盯上了一般。

    “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守者的表现,让金甲修士越发不安,下意识的大声喝到,语气中带着一丝惶急。

    “这……这位阁下的通行令牌,是……”

    看守者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结巴,似乎还没有从震惊当中恢复过来。

    “是什么,快点儿说!”

    金甲修士又气又急,再次追问道,心中的不安感觉却越来越浓。

    “是,是禁区令牌!”

    看守者大声喊道,随后对着唐震躬身一礼,退到一旁不再说话。

    就像他先前所说的那般,不同等级的令牌拥有着不同的权限,唐震持有的这块令牌,属于最高的那种。

    唯有石碑上排名前百者,或者是造物主级别的修士,才有资格持有这种的禁区令牌。

    看守者在此值守上百年,见过无数的修士进进出出,但是这种禁区令牌却是头一次见到。

    但凡是持有这种令牌的强者,绝对不能轻易招惹,否则对方一怒之下,自己必将尸骨无存。

    看守者惴惴不安,琢磨着自己刚刚的行为是否过分,会不会让唐震心中不满,是的话又该如何才能补救?

    站在旁边的金甲修士,已经陷入了呆滞的状态,仿佛被惊雷劈打了一般。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唐震,脑海中乱作一团,不断回荡着“禁区令牌”的字眼。

    这一刻,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难怪唐震会主动站出来,让自己跟着他一起进入无底深渊,原来他竟然是禁区令牌的持有者!

    若是自己跟随他一起行动,前往无底深渊的禁区当中,最终的下场绝对是有去无回。

    禁区这两个字,就足以说明一切,唯有真正的至强者,才有资格探索那片区域。

    金甲修士自认实力不弱,却也根本不敢触碰禁区,那样纯粹就是自寻死路。

    看着面带笑容的唐震,金甲修士的心中升起无尽怨念,总觉得唐震是在故意坑自己。

    你一位持有禁区令牌的至强者,为何不自重身份,躲到一群低级修士当中干什么!

    排队等候,还在队伍的最后面,这是你该做的事情吗?

    如果没有这件事情,自己何至于落到现在这种尴尬的处境,仿佛被架在火炉上熏烤一般。

    有心想向唐震求饶,可是金甲修士一向自负,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实在拉不脸来开口。

    这使得他在情绪激动之下,嘴巴闭得越来越紧,身体却在不断的颤抖。

    “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反常的一幕,金甲修士的同伴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立刻对着刚才看到禁区令牌的那名修士。

    那名修士嘴角抽搐,将刚才看到的一幕告诉众人,当得知事情真相之后,众修士同时面露震惊之色。

    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在这座无底深渊的入口处,竟然会遭遇这种情况。

    虽然唐震故意设套,不过这件事情归根结底,其实还是怨金甲修士。

    如果不是他不依不饶,非要故意羞辱排队的修士,甚至想要仗势欺人的话,事情也不至于搞到这种地步。

    说白了一句话,就是金甲修士自己作死,招惹了他惹不起的人。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身为金甲青年的同伴,他们目前最紧要的事情,就是赶紧想办法解决麻烦。

    楼城修士一诺千金,刚才当着众人的面,唐震与金甲修士已经做出了协议,要一同进入无底深渊当中。

    如果金甲修士畏惧,不敢跟随唐震一起行动的话,那么事情就会变得非常棘手。

    唐震完全可以按照约定,将金甲修士强行带走,其他人根本无法多说什么?

    毕竟金甲修士失信在前,唐震对其进行惩罚,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可若是真的跟随唐震一起行动,金甲修士注定有去无回,他们身为同伴,自然不可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

    他们了解金甲修士的性格,知道他不可能开口服软,就算是真的肯开口求饶,也未必会有什么效果。

    为今之计,只有他们开口求情,这样不但可能解决危机,还可以尽量保住金甲修士的颜面。

    毕竟这里是天盖领地,他们都是楼城精英,每个人的背景都不简单。

    看唐震的样貌打扮,明显不是本地的修士,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一同开口求情,唐震多少会给一些面子。

    只要暂时保住金甲修士的性命,那么接下来就可以让更高级别的修士出面,然后将这件事情妥善处理。

    很快就见这群精英修士中,缓步走出了两名修士,对着唐震行礼致意。

    “这位阁下,不知如何称呼,又来自何方?”

    唐震闻言微微一笑,朝着那两名修士拱了拱手,却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来历。

    “我本无名之辈,两位想要说什么,还请直接开口吧!”

    听到唐震的回答,两名天盖领地的修士暗自撇嘴,能够拥有禁区令牌的修士,又怎么可能会是无名之辈?

    问题是唐震不想说,他们也没有办法逼问,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沟通。

    “还望阁下大人大量,能够不计较我同伴的鲁莽,其实他本身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要惩戒一下那些不明事理的家伙。

    阁下怕是不知道,这样的人每一次都能碰到,明明石碑上已经将规则写得清清楚楚,可是他们就是不肯多看一眼。

    看到有人优先进入,就立刻说三道四,好像自己承受了多大的冤屈一般,实在是可恶至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