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百四十五章天星秘境30

    这个时候,还敢跟欧阳杰开玩笑的,也就超级迟钝的王白才能干的出来,特别是他那一声小欧阳,叫的那个**啊,气的欧阳杰脸儿都铁青一片。(看啦又看手机版m.cqrwb.com)

    周围的众多弟子和长老,更是想笑而不好笑出声,只有古蛮一个,毫无顾忌的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小欧阳,这名字听着还挺顺耳的。”

    “四条眉的,你给我滚!”

    欧阳杰已经气的想打人了,不过王白的实力太惨不忍睹了,欧阳杰就想要打王白,看到他那点实力,也实在是下不去手。

    这可是真正的欺凌弱小,众目睽睽,欧阳杰还是很在意自己的面子的,赶紧签字画押,让王白滚离他的身边。

    “额,这王白……”纪东也极度的无语的看着王白,隐隐的还有一丝感动,他知道,王白这样做,其实是在帮自己。

    有了这张字据,欧阳杰肯定不敢耍赖,只要他能赢得这场排名战,那本飞行武学,就一定是属自己的。

    只是……

    “王兄,你这样太冒险了,等下进去里面,你最好尽快和我汇合。”纪东也签过字,有点担心的对王白道。

    王白瞄了纪东一眼,一副哥已经看穿一切的表情,语重心长的拍拍纪东的肩膀道:“兄弟,怕哥哥太厉害,抢你的风头吧?放心好啦,哥除了帅这一点,那是永争第一外,其他的第一,哥眼里,浮云而已。”

    纪东脸都黑了一片,心里暗暗的开始担心,就王白这幅欠扁样,他都忍不住要踹他了,这要是排名战开始了,铁定有不少人,惦记着要教训王白了。

    到底跟王白关系不错,纪东不好跟迟钝的王白多说,却是看着身边的赵玉,对她点了点,又隐蔽的指了指王白。

    赵玉眼睛微微眨动,也回了纪东一个明白的眼神,纪东这才是放了心,跟聪明的女人说话,就是省事。

    当然,要是这女人不那么凶残,那就更完美了。

    主持排名战的长老看到双方的赌斗已经完成了,他们个个黑着脸,眼神十分不善的瞪了纪东一眼,又看着在场一千多名入门弟子。

    天炎长老沉声道:“吉时已到,排名战,现在开始!这次排名战的规则很简单,那就是没有规则,你们进入小世界后,可以自由争斗,夺取里面的令牌,每一种令牌上面,都会有一副藏有宝物的地图,谁能最快寻找过去,就能找到里面的宝物。”

    “好了,多余的话,我们不说了,切记,一旦进入排名战,里面不计生死,你们务必要量力而行,否则丢掉性命,我圣地概不负责,你们明白了吗?”天心也沉着脸,面对众多弟子道。

    纪东看的暗暗的点头,这外门的长老固然势力眼,但里面,还是有一两个,是比较真心的。

    “纪东,进入里面,你一定要小心,欧阳杰既然能拉这么多长老支持他,这次的排名战,他肯定会想尽办法对付你的。”赵玉走到纪东身边,面色凝重。

    “兄弟,放心,怕了记得叫哥的名字三遍,保你天下无敌,人见人怕,鬼见鬼怕。”

    “额,王白,你这是安慰我,还是诅咒我啊。”纪东差点没郁闷死,这家伙,实在是太欠扁了,他都开始手痒了。

    真不知道排名战中,王白能不能撑过去。

    纪东有心帮忙,无奈排名战所在的小世界,传送都是随机的,及时纪东是和王白,赵玉,手拉手一起走进去的。

    当进入小世界的光门后,纪东还是发现,他独自被传送到了一片陌生的森林。同样有这经历的也不仅是他一个。

    ……

    几乎所有的人,在进入小世界的,全部给随意传送到了各处地方。

    当欧阳杰看到纪东进去的时候,他的脸上,马上露出一抹阴险的微笑,在场的弟子中,也只有大部分普通弟子,还有小部分精英弟子,进入了小世界。

    大部分排名前两百名的天才弟子,此时都聚集在欧阳杰这边,他们看到纪东这么快就走进小世界,许多人的眼神中,都露出怜悯的之色。

    欧阳杰脸上一片狰狞,忽然回头看着这两百多个天才,冷声道:“诸位,我拜托你们的事情,你们有没有异议?”

    “没有,能给欧阳师兄出力,那是我们的荣幸!”

    “是啊,一个武府来的杂鱼,也敢跟欧阳师兄您这样的天才作对,我看他是嫌死的不够快。”

    “欧阳师兄您放心吧,等我们进去,无论谁遇到他,都会全力出手,把那小子打成残废,交给师兄您亲自处理。”

    这两百多个天才,一脸巴结的看着欧阳杰,其中不乏几个地级一二品的天才。欧阳杰也非常满意他们的态度,哈哈大笑道:“很好,只要你们谁能把那垃圾带到我的面前,那个人,就拥有和我欧阳杰做朋友的资格,这本飞行武学,我们也可以一起参悟。”

    欧阳杰最后还不忘利诱。

    他的话,让这些人精神大震,个个摩拳擦掌的冲进小世界,恨不得立刻就冲进去,抓住纪东,好向欧阳杰邀功。

    主持排名战的五个长老,当然也听到了欧阳杰的话,但他们个个都是装聋作哑,仿佛没听到似的。

    在圣地,地级天赋,也是分等级的,地级一二品的,只能得到一般重视,只有达到地级三品以上,圣地才会真正重视。

    至于欧阳杰的地级五品,那绝对是圣地重点培养的对象,毕竟五品的丹田品质,不出意外,将来的欧阳杰,绝对有一半的几率,可以晋升武王。

    武王境,在任何圣地,都是绝对的中坚力量。长老们当然知道该作出如何选择。

    也只有天心长老,还有点担心,看着欧阳杰已经进去,他还有些不忍的对天炎长老道:“天炎师兄,我们真要任由欧阳杰这样胡来,联合两百个天才,就为了对付一个纪东,这未免有些太小题大做,再说,纪东此人,手里可是有剑痴师叔的剑令的,万一剑痴师叔知道这件事……”

    “天心,你不要多说了,我意已决!武道世界,强者为尊,那纪东明知道欧阳杰是我们圣地重点培养的超级天才,还敢屡次冒犯欧阳杰,影响这样的超级天才提升的路,此子其罪当诛!”天炎长老冷哼着道。

    “可不是嘛,那狂妄之徒,他以为有这地级一品的天赋就了不起了,这样的天赋,在我们圣地,也就是比垃圾稍微好一点而已,就凭他,也敢去得罪欧阳杰这样的超级天才。”

    “目无尊长,狂妄无知,这种废材,早死早省心!怕只怕,剑痴师叔那边,我们不好交代!”

    还是有长老,比较担心。

    天炎长老胸有成竹的安慰同伴道:“用不着担心,剑痴师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人,爱剑成痴,除了剑,他什么都不会管!当年就能为了领悟剑碑,一坐七十年,如今,他老人家已经领悟剑碑,即将修炼,谁知道他会修炼多久,五十年,还是一百年?到时候等他出关,估计连纪东是谁都想不起了。”

    “对,就是这个理!只要能笼络住欧阳杰这样的超级天才,损失几个次一点废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他三个长老也纷纷点头,他们也正是知道剑痴长老的特点,才敢任由欧阳杰暗害纪东。

    不然换作另一个强势长老,看好纪东,又经常在外面走动,他们可没有胆子这样欺负纪东。

    天心长老见劝不动,长叹了口气提醒道:“所有弟子已经进入小世界了,开始释放令牌吧,至于谁能获得这次排名战的第一,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圣地举行排名战的这方小世界,跟外面的世界一模一样,有天空,也有大地,有森林,当然也不会缺少圣地困在这里的各种凶兽和妖兽。

    这些妖兽,还都是圣地从各处,抓捕的那种嗜杀成性的凶残妖兽,每当有弟子进入小世界,立刻就会遭受大量妖兽的袭击。

    纪东进入小世界后,也立刻寻找了一株很大的古树,快速的爬行到树冠的部位,四下张望。

    他没有贸然的跟下方经过的妖兽动手,而是安静的安抚在茂密的树冠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很多进入小世界的高手,也基本上跟纪东一样,都没抢先动手,真正的精英,都会选择恰当的时机,才会雷霆出击。

    别看现在小世界各处,许多弟子和妖兽杀的热闹,他们充其量只是炮灰而已,真正的好处,永远只会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呜呜呜……

    天空忽然传来震动,随后是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光点,如同流星坠落大地,飞向小世界不同的地方。

    “来了!”

    “长老们开始投放令牌了。”

    “谁获得的令牌越多,越珍贵,谁能就在这次的排名战中,获得最好的成绩。”

    刷!

    刷!

    刷!

    当看着天空飞过的令牌的时候,那些潜伏在各处的精英弟子,才是纷纷现身,除非遇到拦路的妖兽,必须战斗,现在每一个人最大的希望,就是尽可能的的夺取这些散落的令牌。

    “每一块令牌,都代表着一场机遇,不愧是圣地,随便一个动作,都是大手笔。就是不知道王白那家伙怎么样了。”

    对于赵玉,纪东不怎么担心,那女人凶残的很,本身又生的祸国殃民,还是特殊体质,估计赵玉什么都不做,也会有很多试图讨好她的弟子,主动送给她一些珍贵的令牌。

    唯独王白,那家伙本来就欠扁的很,这次的排名战,可不要令牌没得到,却把小命给丢了。

    到底排名战的争夺,可是不禁厮杀的。

    嗖!

    纪东正想着的时候,他的头顶,忽然划过一道青色的流光。“竟然是青铜令牌!”

    他有些惊喜。

    排名战投放的令牌,也是分等级的,黑铁,青铜,白银,黄金。越是高等级的令牌,上面显示的宝物也越是珍贵。

    难得看道一块青铜令牌出现在眼前,纪东可不会放过这好机会。十分麻溜的从大树上跳下来,纪东拔腿就向那道令牌追了过去。

    同一时间,在大树不远处的一座山丘,也有个手持战刀的黑衣弟子,追寻这道青铜流光而来。

    眼看到就要追上了,却有人半路插手,那弟子大怒,刚想喝斥,忽然感觉前面那道身影有些眼熟。

    “咦,那不是邪魔纪东啊,哈哈,这个杂鱼,竟然在这里被我给遇上了,以我武宗境的实力,杀一条杂鱼,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此人眼中已经闪过凶光了。

    他没有接受欧阳杰的邀请,联手诛杀纪东,而是单纯的想到赵国的那道杀叶令,那上面可是说了,只要谁能杀了纪东,赵国皇室,就会把赵玉许配给那个人。

    “嘿嘿,看来今天是我王铁的幸运日啊,竟然抢先遇到了这个邪魔,赵玉公主,美人,你等着我,哥哥很快就会娶你过门了。”王铁发出阴沉又得意的笑声,悄无声息的跟在了纪东回头。

    “有人跟上来了,似乎也是为了青铜令牌而来。”

    纪东追寻着青铜令,也没放弃对周围的警惕,特别是他吸收了那道初代圣主的精神意念后,不仅把自身的精神力增强了好几倍,还变得目光敏锐,耳闻蚁斗。

    所以隔着很远,他也能听到后面轻微的破空声,稍稍皱眉,纪东没有选择回头,到底还是先得到请青铜令要紧。

    碰!

    令牌最终在距离纪东千米之外,砸落在地上,竟然把一头埋伏的妖兽,砸的粉身碎骨,青蒙蒙的光晕,伴随着满地的血腥,让这块令牌,多了一种残酷的冷意。

    纪东拿起那块令牌,以最快的速度,准备放进口袋里。隐藏在暗处的王铁一看大急,很愤怒的冲出来叫道:“杂鱼,你还不给我住手,这青铜令牌是我先发现的,你也敢染指?”

    “是你先发现的,却是我先捡到的,那是属于我的。”纪东转过身,当着王铁的面,把那块令牌放进口袋。

    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打脸。

    王铁见状,非但没有生气,眼神中还露出一抹狂喜之色:“哈哈,我正愁没有合理的借口,把你斩杀,哪知道你这条杂鱼,还真的连我武宗二重的王铁都敢得罪。”

    轰!

    王铁已经把真元提升到极限,手中的战刀,带着腾腾的血光,对准了纪东。

    纪东感觉非常的惊讶:“这什么仇,什么怨,大家还是师兄弟,为了一块令牌,你就对我动杀心?”

    “给我闭嘴!纪东,你不过是武府上来的一条杂鱼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称师兄弟?得罪欧阳杰,你就是半死之人,得罪了我,老子现在就让你变成死人!”

    王铁满脸不屑,显得自己高高在上。

    “原来如此,你夺令牌是假的,要杀我,才是真的吧,是谁派你来的,欧阳杰,还是古蛮?”纪东脸色沉了下去。

    “放屁,他们两个,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我就是单纯看你这条杂鱼不顺眼,想杀着你玩一玩,难道不行吗?”

    王铁没有着急动手,到底纪东可是这届的新人王,死之前他还想要虐一虐纪东。

    于是王铁很得意的道:“我最喜欢的,就是虐你这种杂鱼了,你不是这次的新人王吗,不想死的太痛苦,你现在就趴在地上,给老子学两声狗叫来听听。”

    “狗叫?我不会啊,要不,你叫两声,我模仿一下。”纪东争锋相对的说道。这也顿时就气的王铁火冒三丈。

    “死到临头了还敢耍嘴皮,纪东,我看你根本就是在找死!”王铁大怒的出手了。

    他的刀芒带着亮光,如同一条血色的匹练,刀芒一出,四周就有种尸山血海的气息。

    “杀戮之刀!”

    轰!

    刀芒破空而来,斩向纪东的身体,纪东冷冷摇头,忽然喝道:“米粒之光,也敢与明月争辉?”

    杀!

    地狱火剑!

    纪东也在瞬间,用出了最新学会的地级剑法。

    “杂鱼,你竟然还敢反抗,给我去死!”

    王铁真的暴怒了,他没想到,纪东小小的武师九重,竟然真敢跟武宗二重的他正面碰撞。

    面露狰狞,王铁把体内的真元催动到最大,恐怖的刀芒,已经化作了一道半月形的血月,把纪东附近的空间,全部覆盖。

    凡是接触到这道刀芒的岩石,草木,纷纷粉碎,变成一堆粉末,可见王铁这一刀的威势。

    而纪东呢,不紧不慢,他拔出噬灵剑,催动地狱火剑,黑色的噬灵剑,忽然就变成一般燃烧着熊熊紫色火焰的火剑,除了颜色特殊一点,看不出任何有攻击力的表现。

    但就是这样的一剑,却轻而易举的,刺穿了前面那道巨大的刀芒,随后,纪东连人带剑,穿透了刀芒,出现在王铁的身边。

    “你的刀,不过如此!”

    “怎么可能!”

    王铁震撼了,武宗二重,足足超越了纪东整整一个大境界,然而战斗的结果,竟然是如此的令人震惊。

    他全力的一刀,在纪东的面前,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坚持不到,这是何等可怕的一剑。

    “你竟然有地级剑法!”

    王铁满脸苦涩,随后就是浓浓的不服,“为什么,你一个杂鱼,都有这样强的剑法,我却没有,给我去死!血浪涛天!”

    王铁到底是武宗高手,他是不会那么容易败的。

    就在纪东出现的瞬间,层层血浪,已经把纪东包裹起来,一抹雪亮的刀芒,则是借住血浪的掩护,突然出现在纪东咽喉的位置,试图对纪东发动致命一击。

    铮!

    关键时刻,纪东的身上,忽然爆发出强烈的剑意。两成剑意,全部爆发,这样的攻击,除非王铁能够领悟到刀意,否则根本无法抵挡。

    事实上,王铁尽管也是个很有实力的天才,但他,仅仅也摸索到刀意的种子而已,更不要说完整的刀意了。

    “剑意,怎么可能,哇!”

    王铁惨叫着,被纪东的两成剑意,当场震碎了手中的战刀,随后,就连他握刀的手臂,也无法承受这股恐怖的剑意。

    呼吸之间,那条手臂,已经被剑意震成粉碎,王铁脸上的震动,变成了彻底的恐惧。

    他心里已经开始在后悔,不该来招惹纪东了,能在武师境领悟到完整剑意的,绝对是妖孽,根本就不是他这样的普通的天才能够招惹的。

    “纪东,放过我!”

    王铁不顾断臂的剧痛,他吓的转身就逃,武宗二重,竟然被武师九重吓的逃跑,但这也是纪东实力的证明。

    “放过你,刚才要杀我的时候,我怎么没见你放过我!”纪东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要不是他恰好把吞噬剑意提升到了两成,换一个武师九重的弟子过来,早就被王铁一刀给杀了。

    现在王铁见不死自己,居然还有脸求饶,天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机会我已经给了,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而已。

    “留下你的命,地狱火,鬼神泣!”

    纪东双目泛冷,凝重的举起了噬灵剑,然后激发出地狱火剑,最强的一招,鬼神泣!

    轰咔!

    一道黑色的剑光,无影无形,瞬间追上了王铁逃走的身影,重伤的王铁,只是听到虚空中,隐隐有鬼神的哭泣声,他的身体已经传来剧痛,眼神中,也流露出一抹悔恨,还有浓浓的恐惧。

    “我……”

    王铁说出这一个字,整个身体,已经燃烧起熊熊的黑焰,眨眼间焚烧成一堆焦炭。

    到死,王铁都敢不敢相信,武宗二重的他,竟然会被武师九重的纪东,一剑抹杀。

    这也是地狱火剑的可怕之处,纪东也不知道,剑痴长老是从哪里找到这门剑法,练成后,竟然能够让剑气隐形,令人防不胜防。

    特别是他体内天外神火转化后的地狱火,威力更加恐怖。

    叮叮叮!

    王铁死后,他烧成飞灰的地方,还滚出来好几块黑色的令牌,纪东一眼就看出,这些都是黑铁令牌,还都是没使用过的,有的令牌上,纪东还发现了许多血迹。

    “这王铁,果然该杀,为了得到这些令牌,他肯定杀了不少人。”纪东把这些黑铁令牌全部捡起来,装进口袋,很迅速的离开这里。

    发现那道青铜流光的,肯定不止王铁一个人,说不定还会有其他弟子,循着轨迹追寻到这里。

    为了不引起麻烦,纪东非常迅速的离开这里,最后又找到一处隐秘的山洞,藏了进去。

    然后才把得到的令牌,全部拿了出来。

    这次击杀王铁,纪东收获颇大,共有一块青铜令牌,五块黑铁令牌,首先把黑铁令牌从中间扳开,里面没有地图,只是藏着三五颗不等的极品聚灵丹,看的纪东眼睛一亮。

    “光黑铁令牌就有极品丹药,那青铜令牌,不是有地级丹药了?”纪东赶紧又把那块青铜令牌扳开,果然就见到里面,躺着三颗黑色的地级丹药。

    “真是天助我也!难道大家都对新弟子的排名战这么重视!”纪东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这时候,他有些明白,王铁为何那么着急要杀他了,三颗地级丹药,已经足够任何弟子,铤而走险。

    “现在我的实力还是太低,才武师九重,使用剑意,消耗还是太大,这些丹药,刚好足够我再把实力提升一些。”

    尽管很想立刻就出去,抢夺更多的令牌,纪东最后仔细考虑一番,还是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