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二章 论私营经济

    (麻烦各位书友在书的右上角对这本书评价一下,最好五星,四星也行,一星两星也无所谓,麻烦各位了)

    “呵呵,今天我是开了眼界了,好,刘琅小同学坐下吧,咱们正式上课!”

    吴荷不再对刘琅的年纪问题纠结,既然校长特许,那就听罢。(www.k6uk.com)

    “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看看谁能回答,咱们国家在七七年开始改革开放,我想问一下,谁知道这改革开放的核心含义是什么?谁能回答?”

    吴荷抛出了一个问题。

    教室里鸦雀无声,这些学生才是一年级的学生,虽然都听过改革开放,但是真正含义还真没有多少人知道。

    “吴教授,我能回答吗?”

    刘琅立刻举起手来。

    “好呀!刘琅小同学,你说一下!”

    吴荷点了点头。

    “现在的改革开放就是转变我们国家的经济制度,从计划经济转到私营经济,放开市场,让市场充满活力!”

    刘琅回答。

    “哎呀!厉害呀!”

    吴荷大吃一惊,表情都变得精彩起来。

    “刘琅小同学你回答的很好,这就是改革开放的真正核心………你从哪里知道的?”

    “我是从报纸上看到的!”

    刘琅回答。

    “报纸上看到的?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吴荷教授连连摇头。

    “大家听到了么,刘琅小同学回答的非常好,那我再问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从计划经济转变到私营经济呢?谁能回答?”

    “吴教授,当然是国家的计划经济实行不下去,只有私营经济这条路可以走了!”

    刘琅再次回答。

    “我的妈呀!”

    吴荷现在看向刘琅的的目光完全变了,眼睛里冒出了精光,好像这个小孩子是一个宝贝一样。

    “说得好,那刘琅小同学我问你,你觉得私营经济这条路走得通吗?”

    吴荷从讲台上直接走到了刘琅面前询问道。

    “当然走得通,不光走得通,未来还会走得很好,我始终坚信!”

    刘琅回答。

    “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呀!”

    吴荷本就是市场经济的忠实拥护者,听到刘琅的话简直比奉承他千句万句还要让他高兴。

    “刘琅小朋友,你有什么依据呢?”

    吴荷再次问道。

    不过这次刘琅耸了耸肩没有回答,再回答就露馅了。

    “哦!对了,你才几岁,不过你这两个问题的高度已经超过了很多人………你真是机械系的学生?不如转到我经济系来学习吧!”

    刘琅的回答让吴荷有了一种找到知音的感觉,能有这般见识的学生不学经济简直是白费了。

    刘琅笑了笑没有回答对方。

    经济当然重要,即便吴荷现在的理论遭到了很多人的质疑,但是未来必定还是会被整个国家所接受,这是大势所趋,有没有自己都无所谓,他当然不会想搅进来。

    “这个小孩非常有灵性,怎么去机械系学那些傻大憨粗的东西了?不行,等我回去跟赵天明谈谈,看看能不能把他调到经济学院来。”

    他现在已经开始打刘琅的主意了。

    吴荷轻轻拍了拍刘琅的肩膀,然后走上讲台接着说道。

    “我们国家从建国后就开始实行计划经济,在建国初期的确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同样也有过决策上的失误,导致国家受到损失………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在六零年,我们国家的生产总值比邻国rb要多出百分之三十,而到了去年,也就是八二年,你们知道我们两个国家的生产总值是多少吗?知道吗?我告诉你们,rb的生产总值是我们国家的五倍,想想吧,一个弹丸之地,人口是我们国家十分之一的小岛国,生产总值是我们的五倍,这是多么大的差距!”

    “啊!五倍!”

    所有人听了吴荷教授的话都是吸了一口“凉气”,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这种差距就在于经济制度的不同,rb以及西方社会的企业九成以上都是私营经济,这和我们国家恰好相反,私营企业有什么好处?那就是自负盈亏,你赚不到钱,那就喝西北风,没人管你,你赚了钱,那就吃肉喝酒,生活的很美好,这种内在的压力就决定了私营企业一定挖空心思要把企业做好,做不好就完蛋嘛!而现在我们国家国营企业恰恰相反,他们没有这种压力,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反正有工资嘛,没关系的,你们想一想,这样的企业怎么有发展?到最后也难逃一死!”

    说国家企业难逃一死,这种话在八三年来说也是“骇人听闻”了。

    “吴教授,那您说我们国家的企业要怎么办?”

    一位同学问道。

    “当然也要走上私营经济的道路了!”

    对方回答。

    “吴教授,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私营经济代表着剥削阶级,要是走上私有化道路,那不是放纵了资本主义吗?”

    一位学生马上反驳道。

    “好,你的想法跟很多人一样……我再给你们举个例子,两年前我在徽州省调研,有一个人叫做年长久,也没文化,大字都不认识几个,但他有个本事,就会炒瓜子,非常好吃,七九年的时候徽州省农民开始实行包产到户,他第一个响应,承包的土地上全部种上瓜子,还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傻瓜瓜子,因为手艺好,人也实诚,第一年他的傻瓜瓜子就买了一万元,这可是一万元呀!而且是一年之内的收入,大家要听清楚了!”

    吴荷说到这里还强调了一下。

    “一万元!”

    所有的同学眼睛都睁得老大,这真是天文数字了。

    “八零年,他的瓜子买卖扩大了,一家几口人干不过来,于是雇佣了五个人,每个月给他们五十三块钱的工钱,大家听好了,八零年每个月赚五十三块钱,你们的父母有几个人能达到?”

    几乎所有学生都摇了摇头,一个月五十多块钱,那一般都是五级工才有的收入,而到了五级工程度的人年纪差不多都要五十岁了。

    “不过五个人还是不够,于是他再一次雇佣工人,又雇佣了三个人,这一下就有了八个雇工给他干活,八个雇工,那正符合资本主义的特点,是剥削这八个人,结果一下子就被人告到了政fǔ,政fǔ立刻就把他抓了起来,结果八个人全都被“解放”了!

    但是这八个被“解放”的人不干了,没有被年长久雇佣前,他们连衣服都穿不上,被年长久雇佣后每个月有五十多块的收入,能吃上肉能穿上衣,现在年长久又因为剥削他们的财富被抓,他们八个人又要吃不饱穿不暖了,我问问你们,年长久到底剥削谁了?”

    吴荷这么一问所有人都没了动静,没错,年长久发家致富的同时还让八个工人生活的更好,怎么看也不是剥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