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八章 他们已经老了

    “哈哈,制造?怎么制造?正因为简单,功率又大,所以转子发动机对材料的要求太高太高,咱们国家的冶炼技术是什么水平相信你也应该知道一些,连普通发动机的钢材都无法制造,更不用说这种转子发动机了。(www.k6uk.com)

    发动机气缸主体和其他简单结构件一般使用金属浇铸成形,具体过程又分高压铸造和低压铸造,金属融化成液体倒入模具,此过程难点在于降温凝固过程中残余应力、排气、脱模剂喷淋等导致缺陷的发生,缺陷降低了成品率,而且严重影响寿命,因为金属疲劳最怕缺陷。其次,金属材料自身的品质要求亦极高,一般是铸铁或铸铝,高品质的浇铸原材料我们国家哪里有水平制造?

    再次模具要精密,耐用,适应自动生产,不能说铸造了几个模具就断了、漏了,再或者只能人工看着掌握火候那可不行。

    金属铸造问题是个天大的问题,毫不客气的说是中国从古至今的问题,从宝剑对抗圆月弯刀,到现在的发动机制造,都是这个问题。这套技术是典型的蒸汽时代的产物,是所有现代工业的底子,是几代人乃至十几代人的智慧结晶,我们国家没赶上蒸汽时代,建国后又断了档,现在整个国家都找不出多少人来。

    另外还有机械加工,要有上好的车床,车刀,车工。

    同样一个零件,选择不同的方向和走线切出来,寿命却明显不同。这些技艺,怎么办。发动机的活塞要在缸孔中千万次的来回运动,其误差要求极高,其壁表面加工要求一种工艺,叫做珩磨,保证缸孔表面耐磨而且还能附着一层油膜保证密封性能。

    这时珩磨的材料,工艺,方向又来了,此过程走不好,缸孔哪怕弯那么一点点,活塞千万次的运动便会加速发动机的老化。曲轴孔是多档的间断长孔,尺寸精度、圆度、同轴度、表面粗糙度每一项要求都非常严格,这些都是数控车床的本事,我们国家现在根本没有如此精准的车床,我听说在岛国都能制造出直径为零点零三厘米的钻头了,可咱们国家,零点一厘米的转头都无法生产,你说怎么办?

    另外还有装配工艺,发动机里面的装配可不是单用手就可以,而是专业的装配工具。这些需要经验,需要技术,更需要时间。

    有些零件需要特定的机器进行安装,甚至螺丝的安装顺序,拧紧的力道都需要经验和仪器,活塞隙如果混入了细小的硬物颗粒,千万次的研磨又会造成多大的损坏。

    所以装配环境、工艺、设备、技术要求非常高,更要命的是,如果前两步走不好,我们连装配的机会都没得练,咱们国家连这种设备都没有,哪里会有这样的技术工人?没有,没有!

    还有橡胶,在装配过程中需要用到有机材料,橡胶是内燃机的核心材料毫不为过,无论是气缸的密闭性还是油箱、水箱的密闭性,橡胶都是决定性作用。而我们国家高品质橡胶更是一片空白,都是空白。

    最好还有那些主要机械零部件,如凸轮,曲柄连杆,齿轮组,轴承,链条,液压件,能做出来是一回事,能长时间稳定的使用算是另一个概念………。

    归根到底还是两个问题:金属材料和机械加工。俗话说,欲先攻其事,必先利其器,所以打铁还需自身硬,底层有了,什么都有了。”

    说到机械加工,熊怀志真是滔滔不绝,他对当今国外的形势非常的了解,也对国内的行业的弱点非常了解,分析也是非常透彻。

    “这位熊教授………真是一腔热情无处使用呀!”

    刘琅心中无尽的感叹,要是国家能重用熊怀志这样的人,让他主导国家的工业发展,相信国家的工业底子不会那么薄弱。

    其实整个国家像熊怀志这样的人绝对不在少数,他们的能力不亚于国外同行业的专家,甚至还会强于对方,可就是那个年代耽误了他们,也耽误了国家自己,待现在国家实行改革开放,他们这些人已经垂垂老矣,如熊怀志都已经七十岁了,还有多少精力去培养学生?

    再加上国家领导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工业制造业对国家未来的影响,待他们反应过来,这些人也和自己一身的本领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熊教授,你放心,我会好好学习这门手艺的,让你的愿望最终实现。”

    刘琅对着熊怀志郑重地说道。

    “好呀!好呀!刘琅,你能有此志气,我相信你会成功的,真到了那时候,我在酒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熊怀志拍了拍刘琅的安全帽,眼中尽是欣慰之色。

    熊怀志也知道刘琅的本事,只要看上一眼就能记下机械的零部件,于是他带着刘琅在实验室里看了很多机械,当然,都是小型的机械,要是大型的,恐怕刘琅又要因为用脑过度晕倒在地了,什么汽车的发动机、传感器等等,这些机械零部件不是很多,但对于材料的要求非常高,这是冶金方面的问题,刘琅现在还没有学到太多的东西,但他把这些机械的所有构造都牢牢记在了脑海之中。

    整整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刘琅把一台直列式发动机和一台v型发动机的构成记了下来,另外还有一台液压泵和传感器,再加上熊怀志在一旁给他解释,今天这两个多小时可是收获满满呀!

    “哦!四点了,时间不早了,刘琅,你回去吃饭吧!”

    熊怀志看了看手表跟刘琅说道。

    “嗯,好吧,熊教授那我走了!”

    说到吃饭刘琅真是感到饿了,刚刚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虽然比不上那次晕倒,但消耗的能量也非常多,好在他从家里拿了个苹果吃掉,要不然怕是要坐在凳子上好好休息休息。

    刘琅告别了熊怀志,自己一人向宿舍走去,现在还没到吃饭的时间,还是先回宿舍看看,杜松和林海他们几个怕是又有问题要问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