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这不是剥削是什么?

    制片厂是国企,自然实行着计划经济,所有指标每年都是由国家统一下达,比如八四年国家下达了制作八部动画片的指标,工厂里的人就要按照这个指标进行工作,只要年底完成就好了,至于说国家是否允许上映,那是国家相关部门的事情,也就是吴远光的父亲说的算。(看啦又看手机版m.cqrwb.com)

    但是他们可从来没用听说过有个人要求他们制作动画片。

    虽然这些人没听懂吴远光的话,但也没有人提出反驳,这可是顶头大领导的儿子,只要能讨好对方就是了。

    “好,没问题,没问题,三位请跟我来!”

    宋河也没说什么,带着几个人走进了工厂。

    “咱们首都美术厂可是历史悠久呀!新中国成立后就有了,现在占地11000平方米,建有动画、剪纸、行政工作楼和木偶摄影棚,生产能力为年产8至10部,什么小铁柱、小猫钓鱼、采蘑菇、小小英雄、好朋友、夸口的青蛙、粗心的小胖、东郭先生、神笔马良、大闹天空、狼来了都是咱们厂子制作的!”

    制片厂的厂长叫做戴郎,他一边领着众人参观各个部门,一边如数家珍地说着厂子的悠久历史,言语之间充满了自豪。

    没错,这位戴厂长所说的这些动画片刘琅基本都看过,尤其是大闹天空、神笔马良狼来了这几部,就是刘琅小时候的记忆,印象太深了。

    “各位看看,这就是我们美术师的画作,都是一笔笔画出来的,每一部动画片需要绘制出数千张乃至上万张这样的图画,这样的片子怎么能不好看?”

    一帮人来到了动画车间,这里是制片厂最重要的部门,宽阔的场地放着数十张大桌子,每一张桌子上面都放着精美的图画,每一副都栩栩如生,另外还有二十多画师在安静的工作着,即便是众人进来也没几个人抬眼看过来。

    “嗯,真好看,真是太好看了!”

    刘琅来到这些画前不住的赞叹。

    他可不是在奉承对方,而是事实如此,在二三十年之后,国人都说岛国的漫画制作精良,可在这些图画面前,那根本就没法比,起码在绘画质量方面是比不上的,可以说能画出这些画的人基本上应该称为画家了。

    “那当然了,我们这的绘画老师傅每一位都有三十年以上的工龄,画过数千张绘画,实力当然是全国最好的!”

    戴郎马上说道。

    “哼,实力好有个屁用?累得要死还不是赚那点钱?”

    突然在不远外的一个角落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声音虽然不大,但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嗯?”

    宋河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这是什么人?怎么当面说风凉话?

    所有人都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一张桌子前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戴着老花镜正在纸上画着什么,说话时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戴郎听了面色也是一变。

    “我说卢师傅,咱们厂子可是没亏待过你吧,你怎么违心说这种话?”

    戴郎脸上挂不住了,马上训斥道。

    “哼,违心?违心不违心你老戴比我们更清楚,那些好话谁都能说,关键是得办事呀!在这么下去………我这一把老骨头可经不住那么折腾下去了!”

    对方根本不管什么领导不领导,直接就和戴郎怼了起来。

    “你………!”

    戴郎气的脸色苍白,嘎巴嘎巴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各位领导,咱们到下一个车间去看看!”

    另外一位厂里的干部见势不好急忙招呼众人向外走。

    接下来众人又看了两个车间,可因为刚才的事情,所有人都很沉闷。

    “戴厂长,你们厂长应该有什么困难吧,不如提出来大家听听!”

    刘琅很好奇。

    “没什么事,没什么事,那个人叫做卢春忠,是厂里的老人儿了,他就是倚老卖老,领工厂最高的工资还整天说三道四,是他自己有问题,跟别人无关。”

    戴郎赶忙说道。

    “戴厂长,今年咱们制片厂的任务是几部?”

    刘琅问道。

    “年初下的指标,要我们三厂今年制作出八部美术片,我们制定了方案,八部美术片已经定稿,分别是三毛流浪记,嗯,这是系列动画片,今年要制作四部,另外还有神医、石狮子、小明星和小狐狸,一共是八部。”

    戴朗回答。

    “哦,每一部大概要画多少幅图?”

    刘琅再次问道。

    “平均下来………每一部差不多有五千多幅吧!”

    “五千多,那八部就是四万多,甚至五万多幅了?”

    “差不多吧!”

    戴朗点了点头。

    “咱们厂子动画组一共有多少人?”

    刘琅再次问道。

    “一共是三十二人,老师傅很多都退休了,毕竟太费眼睛,不少人人都得了眼疾,没到年纪也得退休,现在厂里只剩下了八位老师傅,不过剩下的都是年轻人,是前年和去年刚刚毕业大学生,一共是二十四人,我们兵强马壮呀!”

    戴朗意气风发地说道。

    “三十二人一年要画将近五万幅图画,平均每个人是一千六七百幅,这工作量可是不小呀!”

    刘琅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年轻人还不行,要靠那些老师傅,他们每个人每年都要画至少三千幅图!”

    戴朗再次说道。

    “三千幅?那他们老师傅的工资是多少?”

    刘琅看着对方。

    “老师傅当然要赚的多些了,每个月是四十八块五,年轻人刚参加工作,工资是二十七块六,如果年底完成指标,每个人还有四五十块的绩效工资!”

    对方脱口而出。

    “我草,这不是剥削是什么?”

    刘琅差点喊了出来。

    怪不得刚才那位老师傅在那里阴阳怪气,换做是我自己,早就辞职了。

    老师傅每个月工资四十八块,到年底完成任务后还有五十块钱的绩效工资,算下来一年也有六百多块钱了,这看上去不少,起码比刘琅的父亲要多出不少。

    可话说回来,这些人的工作量可是太大了,尤其是老师傅,每年要画三千幅图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平均一天差不多是八幅了,这可不是儿童简笔画那样的东西,刚才刘琅几个人也看到了,每一幅都非常精细,形象、线条、上色都做到了精益求精。

    要是山水草木或者是一些远景还好些,可要是人物动物,就是刘琅要画出这样的一幅标准的彩色图怕也得花上一两个小时,每天画八幅那是多少时间?

    怪不得戴朗说很多老师傅没到年纪就退休,妈的把眼睛画瞎了能不退休吗?

    幸幸苦苦干一年就赚六百块,或许以前他们会觉得很不错,但是现在改革开放的浪潮已经开始,尤其是首都这样的大城市,个体户不说是遍地,起码也是不少,就是路边买早点的一年下来也能赚上千八百,人家虽然累些,但看上去还要比画画的大师傅轻松。

    都说资本主义社会是靠剥削,在刘琅看来,这些画画的大师傅们才是受尽了剥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