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一十六章 我们这里需要年轻人

    刘琅滔滔不绝地说着,江波涛早就拿出一个小本不停的记录,一边记一边不住的点头,他觉得刘琅的这个想法非常可行,一旦就会对国家产生深远的意义,也是改革开放到现在为止,工业方面最大的一次突破。(m.cqrwb.com手机阅读)

    “真是太宏伟了,光是听到这个计划我就感到无比的欣喜和兴奋,刘琅,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国家也会全力支持的,你就放开手脚全力去做吧!”

    江波涛兴奋的说道。

    “江老,这件事可不好做呀!产业园区容易一些,只要国家下定决心做这件事就一定能够做成,但是要想把产业园区真正做成世界级别,那就难了,我要用一生去实现。

    至于说现在嘛,国家其实也做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首先是钱的问题,要想提升技术,首先就要购买设备,国家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不用说我也知道,不会拿出太多的钱,毕竟方方面面都得花钱,有些地方远比工业还要紧迫,比如民生问题等等,好在我有一些钱,多了拿不出来,两三亿人民币还是有的………!”

    江波涛听了这话手里的笔差点扔到地上,两三个亿还是有的?你一个人的钱赶得上一个城市了。

    “当然,没有国家是不行的,比如土地划拨,国家不允许我也没辙!”

    刘琅看到江波涛被吓住了赶紧把话又拉了回来。

    “刘琅,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帮你协调!”

    江波涛马上回复道。

    “土地其实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人才问题,阜城的产业工人很多,但是技术落后,已经不适应现代工业的发展了,需要对这些工人进行培训,如今全国最好的技术人才在华夏大学,我觉得有必要在阜城成立一个培训机构,重点对年轻的产业工人进行培训,提高他们的素质!”

    “嗯,对,人才是大问题,这个提议好,我记得阜城也有一家高校,叫做阜城矿业学院,是我们国家矿业类的名校,煤炭部很多专家都是这所学校的毕业生,华夏大学完全可以和矿业大学联合对那些工人进行培训!”

    江波涛赞成刘琅的提议。

    “钱的问题我想办法,人才问题交给学校,另外就是政府部门的协调问题了,说实话,这也是我最担心的问题!”

    刘琅说道。

    “政府部门的协调会有问题?不不,刘琅,这才是最简单的问题,你这个项目对国家太重要了,一旦实现就是千秋万代的功绩,别说是省市地区了,就是国家也会全力支持,谁敢阻挠就是犯罪,不,是汉奸卖国贼,你放心,这个项目会一路绿灯!”

    江波涛打包票道。

    “我相信国家和省市地方会全力支持的,但是具体事情上就未必能够一路顺畅了,这不是意识的问题,很多是能力的问题,比如征地、动迁和产业工人的安置等问题,一旦解决不好就会引起矛盾。

    这些事情总不能让江老你们这些人去亲自解决吧,地方父母官的能力此时就会凸显出来。”

    能官和庸官对政府来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阜城是刘琅的家乡,以前那里是小城市,不会有人重视,但自己的公司成立后,那里必定会成为国家一块重点的试验区,这么重要的地方必须要由能力出众的官员管理,这样才能让阜城更好的发展,最起码不会拖自己的后腿。

    “你说得………没错,现在是有一些无所事事的存在,不过这也好办,我主管工业,我会抽调大量机械局的干部到阜城,另外我也可以建议组织部门,让他们选拔一些人才进驻阜城。”

    阜城只是个小小的地级市而已,最大的才是厅级干部,而且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城市,在辽北省内也要排到十名之后,这座城市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挖煤,每年完成国家给的煤炭产量就再无他事,没有什么存在感,

    对江波涛这样的官员来说,往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市选派一名官员是平常不过的事情,要是工业系统的官员,更是他一句话就能搞定,比如刘琅的爷爷现在是阜城化工局的副局长,副县级干部,如果江波涛开口,刘琅的爷爷可以马上调到省城或者工业部成为一名副厅级干部,就这么简单。

    刘琅微微点头,又开口道。

    “江老,不光要能力强,还要年轻的干部,年轻人或许能力差点,但是他们思想开阔,对新鲜事物充满了兴趣,敢于创新突破,我在阜城做的,说白了就是一次改革试验,会出现大量以往没有的新鲜事情,最好是让一帮三十左右岁,改革开放以后毕业的大学生去,这样我才放心!”

    刘琅提出了条件。

    “大学生?”

    刘琅这个提议出乎江波涛的意料。

    “这有些难了,最早的一批大学生是在八一年毕业,就算他进入政府系列,到现在为止也才参加工作六年而已,充其量是个科长,即便是副县级,那也没什么大用!”

    一个副县级的官员在江波涛眼里能有什么作用?

    “江老,如果有这样的干部,有多少我要多少,都派到阜城才好,人多力量大嘛…………而且江老,我觉得江宏大哥非常优秀,您可以把他派到阜城,我们都是好朋友,到时候也能有个照应,是不是?”

    “江宏……?”

    江波涛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但是,似乎这么做很不错呀!

    “江大哥在华夏大学时就是学生会主席,他的能力毋庸置疑,而且思想非常活跃,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我知道他现在在沈城机械厅工作,不如调到阜城,别看阜城的地位和沈城相差很远,但是未来必定会成为整个辽北省乃至整个中国的焦点,是一个充满了机遇的地方!”

    江波涛轻轻地点了点头,以江波涛的地位,虽然比不上木家和王家,但让儿子过上那种普通人向往的生活也是轻轻松松,要是走仕途一路,即便没什么能力,当个处级完全没有问题。

    老一代人都是经历过思想洗礼的人,绝大多数对国家无比的忠诚,对那些“歪门邪道”非常反感,尤其是江波涛这种一辈子在工业系统工作的人,觉得做人就像是造机器,丁是丁卯是卯不能出错,一个螺丝钉坏了整个机器就要重修,他对孩子的教育方式首先是要做好人,人品好的人是不会惹麻烦的,至于说他们的能力怎么样,那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