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一十三章 北方工业集团

    刘琅半年前寒假回国时就已经筹备了,当时他与华夏大学的熊教授说过和阜城矿业学院合作的事情,由华夏工业科技牵头出钱,在阜城培养一批优秀的人才。(手机阅读请访问m.cqrwb.com)

    所谓的人才不仅仅只是大学生,重点还在阜城那些产业工人,他们才是培养的主体,没有这些产业工人,国家的工业是绝对发展不起来的。

    当然,现在很多产业工人的文化水平都不高,高中文化就是高学历了,至于说大学生更是少之又少。

    整个国家的大学生、大专生加上中专生一年下来也就一百多万,这些人都是宝贝,刚刚毕业就被很多重要部门抢去,小小的阜城一年分配到几个人?即便有也被阜城矿务局抢去了,因为那里工资高,待遇好,又是阜城的支柱产业,当然要优先考虑。

    机械行业工资低,尤其是阜城,除了矿区设备外,其他的机械行业都处在半亏损状态,大学生是不可能去的。

    刘琅要在阜城成立自己的机械集团公司必须要有人才,他的打算是在华夏大学招聘一部分大学生,这些人是公司的骨干人员,主要工作是技术研发,而一线工人就要在阜城本地选拔,只是这些人的水平必定不高,要提前培训,王振东就负责这件事。

    “刘琅,你放心吧,虽然我现在是个“副部长”,但我是你的部下,执行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你在出国前交代的任务我不敢偷懒,这半年来我基本上都在阜城,带着我的弟兄们没日没夜工作。

    对了,熊教授退休了,他现在也搬到阜城了,还有几名华夏工业科技公司的职工,我们已经和阜城矿业大学签署了协议,专门成立了一个培训班,同时阜城市政府也非常支持,下发文件要求地方企业派出自己厂里的骨干到前来学习。”

    别看王振东和刘琅说笑,但工作起来绝对不含糊,刘琅为什么选择和王家合作?一是看重对方的背景,其二就是看重王振东的为人。

    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企业家中,有很多都是转业军人,而且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那些大浪淘沙存活下来的企业老板很多依旧是转业军人,他们的企业生存能力要比其他企业强出很多,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些人以军事化方式管理企业,那就是重视纪律。

    任何企业都有着各自的文化,但他们必须都要有自己的纪律,没有纪律,你企业文化再好也不会长久,这是铁律。

    当初王振东和刘琅合作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带着他的弟兄们一起过来,所谓的弟兄其实就是他原来打仗时的部下,比如孙虎就是一个。

    这些人随着他从部队转业到勇力集团,后来又跟着他甘心辞职,每一个都是铁血汉子。

    刘琅巴不得把这些人都弄进自己的公司,有他们在,企业起码在纪律上没有问题,这就是一家企业的根基,至于说企业未来的谋划,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现在看来,刘琅和王振东合作是完全正确的,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把培训班组织起来,这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当然,这里面也有王振东“副部长”身份的原因。

    “哦,熊教授也搬到阜城了?他现在身体怎么样?”

    “身体不错,但毕竟老了,体力不成了,不过讲课还是可以的,阜城那些产业工人能听到熊教授的课那是他们的造化!”

    王振东对熊怀志非常尊敬,觉得他可以称得上是国家的脊梁。

    “教授的情怀真是值得我们学习呀!”

    刘琅也是连连感叹。

    “他到阜城可都是为了你,他把你已经当成国家工业发展的最大希望,你可不要让熊教授他老人家失望呀!”

    “放心吧,我过两天回去首先是成立我们的公司,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做北方工业集团公司,然后要在半年内打造出我们自己的产品,接下来就是收购阜城的企业…………只要我们的产品有市场,那么企业就会存活,工人们也就不会失去工作了。

    这是第一步,预计我们用一年时间就可以初见成效,然后就是产品升级,这个过程也是咱们集团公司发展壮大的过程,到那时就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们了。”

    刘琅缓缓说道。

    “好呀刘琅,我就喜欢听你说这种振奋人心的话,你能把圣唐公司做到那么大,我相信你同样也能把这件事做好,总之一句话,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三十年前咱们中国人连美国佬都给打败了,现在国家的实力远非当年所能相比,我就不信咱们不能再做一次?一定可以的!”

    王振东拍了拍刘琅的肩膀,在他眼里,只要刘琅想要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他都计划好了,那就一定成功……。

    刘琅计划的很简单,但只要他自己知道要想实现自己的计划,难度可比圣唐公司大的多,这不是靠前世记忆就能成功的,而是要靠实干才行,而且靠自己也不成,需要千千万万的人拧成一股绳。

    刘琅第一次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但这也是动力,真正考验自己的时刻来了。

    饭店的服务人员很快就把热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刘琅几个人确实饿坏了,端起碗大吃起来,王振东又要了两瓶茅台酒,给刘东来、孙虎和邵明涛倒了一杯,刘琅和母亲则是一人一罐健力保,几个人一边吃喝一边聊着国内发生的大事。

    正当几个人正聊得兴起之时,包房外响起了敲门声。

    “呵呵,看来是有熟人了………进来!”

    王振东的话音刚落,房门推开,两个人端着酒杯走了进来!

    “三哥,刚才我隐约看到是你,一打听还真的是你,你这次回首都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呀!”

    一个年纪在三四十五岁的青年人一边走一边大声说道。

    “哦,是二钢呀!我也是回首都有点急事,办完了就走,所以就没打扰你们,周叔叔现在身体还好吗?”

    王振东悠悠地站起身来说道。

    “我爹身体好着呢,前些天还提到了我王大爷,说当年要不是王大爷把他死人堆里挖出来,哪里有我们这帮兔崽子,还说要找时间看看他的老领导!”

    对方笑着回答。

    “我父亲现在在南方呢,周叔叔他今年也快八十了吧,千万要小心,不要累着,他的心意我家老爷子心领了!”

    “是呀!他们那一代人都是生死之交,咱们做晚辈的也要好好交往,老子英雄儿好汉嘛,来,三哥,我先敬您一杯!”

    对方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王振东微微笑了笑,拿起酒杯也是一口喝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