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中美合作摄制组

    白为任亲自下令要拍摄一流的纪录片,可见是非常重视,朱宏远马上点头答应,不过心里却是叫苦不迭,他是专业出身,知道纪录片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需要到全国各地拍摄,其中的辛苦就不说了,最关键的还是资金,设备、车辆、后勤、运输等等哪个不是钱?而且还要拍摄三部纪录片,妈呀!这真是要了老命。(www.cqrwb.com)

    刘琅洞悉对方的心思,马上接着说道。

    “朱部长,白老刚才的话只说了一半,这三部纪录片要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没错,不过没钱自然是不可能,我准备拿出四百万美金,嗯,咱们中国的美食博大精深,各处都有特色,所以需要到全国各地拍摄,这笔费用是最高的,就花两百万吧,剩下的两部纪录片拍摄难度小一些,每部预算一百万,美金,您看这点钱够不够?”

    “啊…………!”

    朱宏远呆在了当场。

    四百万?还是美金,折合成人民币将近三千万,这是什么概念?国家电视台一年的广告收入也就一个亿,好家伙,三部纪录片的预算三千万,按照原来拍摄纪录片的成本来说这笔钱能拍一百个。

    朱宏远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刚才还叫苦不迭为经费担忧,现在天上掉下来一座金山砸在他脑袋上,结果反而不知道怎么用了。

    “朱部长,这笔费用是咱们国内摄制组和美国摄制组共同的经费,美国方会提供最好的设备,咱们国内一方要提供素材和方向,当然,他们的人工是很贵的,四百万美金得分去大半,最后咱们国内摄制组到手恐怕也就一百多万美金。”

    “一百万也够了,足够了,刘琅,我马上回去找人,把全国最好的摄影师都找来,协助美国人没问题,你说什么时候拍摄我们就什么时候拍摄!”

    既然经费充足,朱宏远立刻来了个三连答,总之一句话:没问题!

    白为任在一旁笑着摇了摇头,各个部门都缺钱,他白为任的命令当然好使,可是受苦的是下面的人,到时候也只能尽全力了,至于说效果怎样,那就不好说了,说是世界一流,没钱怎么弄,人可以艰苦奋斗,设备再怎么拼凑也不可能拼出的设备出来。

    刘琅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他有钱,有钱就是腰粗,你不服不行,你预算十万的节目做出来就是比不过预算百万的节目,这是客观事实,不服不行。

    这件事是白为任求刘琅,到最后却刘琅自掏腰包,白为任有些过意不去,但没办法,国家经费都很紧张,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去拍摄纪录片,反正刘琅有钱,四百万美金对他来说还真算不得什么,以后找机会再补偿给他吧………。

    不过资金方面似乎刘琅不会求别人帮忙,毕竟他现在自己都拥有一家银行了,用富可敌国来评价他一点没错,但白为任还是对刘琅为国家甘愿奉献的精神感到欣慰,不是每一个有钱人都像他一样这么慷慨大方的。

    其实刘琅拍摄这三部纪录片不仅仅只是为国家正名,他是真的想记录下这一切,尤其是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三北防护林这两部纪录片,记录下背后工作人员的艰辛也是一种责任,待十年或者二十年后再来看时,一定会引起一个时代的回忆。

    在那个贫苦的年代里,始终有一帮怀有信念的人在最恶劣的环境中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不是为了追求物质,而是为了自己的梦想,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境界的升华,同时也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他们是这个时代最默默无闻的人,但同时也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人,记录下这群人才是刘琅想要做的事情。

    刘琅也不耽误,参加完“中国城”项目的揭幕后立刻坐上飞机直飞洛杉矶,两地相隔万里,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万里一辈子都无法飞越,可对刘琅来说就是二十几个小时的事情。

    叶金生没在洛杉矶,他正在为“男神组合”全美巡演的事情忙碌,卢卡斯也很忙,每天为“星球大战”第四部的拍摄筹备,刘琅也没找他们,直接就和洛杉矶今日时报的董事长富勒斯见了面,跟他谈了拍摄纪录片的事情。

    富勒斯是洛杉矶今日时报的董事局主席,这家公司是他父亲四十年前建立的,从一家小报社发展到现在七亿美金市值的大公司不容易,尤其是最近五六年时间,靠着圣唐公司市值翻了两翻,刘琅在他眼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美国人讲利益,但如果只是为了刘琅拍摄三部纪录片也没问题,更不用说这笔费用还是刘琅出,那就更要大力支持了。

    至于说纪录片频道的那九个人一听刘琅要出资四百万美金拍摄三部纪录片乐的差点晕了过去,这简直是救命稻草呀!

    制片人马上连夜做出了三套方案,第二天就放在了刘琅面前,效率真叫快。

    刘琅看了一眼,不亏是专业人士,条理分明,当然,这是美国人的拍摄手法,这次拍摄要到国内,很多还得入乡随俗,但美元的力量是强大的,双方一定会配合好的。

    刘琅直接先付给对方一百万美金,让他们购买设备,事成之后还会付给他们一百五十万美金,总共是二百五十万美金,至于说收益,圣唐公司、洛杉矶今日时报和摄制组三家分成,其实除了刘琅外两家都是净赚,只有刘琅吃亏,好在他也不在乎利润,他只要一个结果,就是以最好质量拍摄出最能代表中国坚韧性格和乐观精神的纪录片,仅此而已。

    有了钱一切都好办,摄制组马上定设备,而制片人汤姆逊和刘琅先行离开美国前往中国,下了飞机后立刻就找到了朱宏远。

    同样,朱宏远也有了底气,作为文化部门主官找全国最好的摄制组没有任何难度。

    “刘琅,这几位可是咱们国家最好的摄像师了,他,古为长,两年前那部高粱红看没看过?就是他拍摄的!”

    朱宏远指着一个三十六七岁的男子说道。

    “古为长?我知道!”

    刘琅点了点头,对方的确是全国最好的摄像师,得过戛纳最佳摄影奖,而其他两位也是前世非常著名的摄像师,另外还有六个人,都是国家级的导演,拍摄过超过十部的纪录片,他们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不过朱宏远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一声令下马上就位,不敢有任何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