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章 龙脉修炼

    虎子听金花教主这么说,脸上很是焦急。(M.cqrwb.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但是转瞬间他就愣住了,然后低头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片刻之后,他竟然笑了,再次对金花教主拜了三拜:“感谢金花教主指点!”

    金花教主笑了笑,说道:“你等可准备好了?准备好了我就将你们送入龙脉地眼之中,为期一个月。但是丑话说在前面,能呆多久,全看你们个人机缘!”

    金花教主说这话时,眼中狡黠的光芒一闪。我顿时想起她当初跟我说的话,气运都是先天而定,别说一个月了,就算是十天都没人能够坚持的下来。因为超过你的气运范围,龙气是一点儿都不会多给你的。

    但是我现在心中在偷笑,金花教主这次恐怕是要失算了。我和虎子都是乱世三星,气运这玩意儿,那还不是有多少吸多少?别说一个月了,她要是能允许,我和虎子都能在地眼里常住。

    同时我心中还有另一个想法,我本以为曹锦是道衍。因为无论他给我的感觉,还有那种特殊的感应,全都能够证明这一点。但是在阿修罗界争夺龙气的时候,却偏偏行须吸收的最多,但是在他身上,我丝毫没有感觉到有啥特殊的。

    这次正好是个机会,如果行须也能在地眼中呆上一个月的话,那么就证明他就是道衍,是我的感觉出现了错误。如果不能的话,那么一定是曹锦的问题。

    “感谢金花教主,我就不下去了!天赐哥,我在家里等你,出马的时候也快要到了,一个月后,你来寻我。”齐萌萌突然开口说道。

    她突如其来的选择,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可是龙脉啊,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么舍弃了?

    没想到不光是她,行须也在此时突然说道:“我也不下去了,古有梁武帝萧衍效仿菩萨,不忍食众生之肉,于是颁布僧人吃全素的法令。虽然下去修炼不会破坏龙脉,然毕竟是无数百姓的气运,与我所愿不合。”

    紧接着,他转向了我,说道:“正好我去sy有些事情处理,等你和虎子兄弟回玄学堂后,我再去寻你!”

    我擦,这是啥情况?他俩相继的这么发扬风格,给我整的有些不知所措。那我是下去还是不下去啊?问题是,下去只是借助龙脉修炼而已,又不是破坏龙脉。他们这么一整,我要是和虎子下去,好像我俩多臭不要脸似的。

    金花教主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打开了空间。赤丰年带着齐萌萌离开了,行须也紧随其后。虎子根本不在意这些,他如果不下去的话,余媚怎么办?

    虎子沉默着,把余媚的父母重新收回小棺材之中,然后把余媚的魂魄拦腰抱在怀中。

    正在此时,常相九跟我说:“天赐,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每个人想问题的方式不同,在地眼中好好修炼。堂营中还有很多事情急需解决,我们得先回去了,你这边的事情完事儿后,也早点儿回去吧。没有报马在身边,万事小心。”

    我没想到常相九他们也要走,于是我立马跟金花教主说,能不能先把虎子和余媚送下去,我想去送送我的仙家,稍后就回。

    金花教主笑着点头,跟我说快去吧,一会对着堂单三拜,她就把我抓进来。

    狐仙洞外的仙家们全都喜气洋洋的,好像都有所变化。这种变化不是道行上的,是什么我说不清。他们都在这次事件中舍生忘死,想来是龙气回归龙脉的那一刻,功德加身了吧。

    我一路上没有说话,直到把他们送下了山。常相九才跟我说:“别送了,快回去吧。”

    我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感觉心头发堵鼻子发酸,红着眼圈儿跟他说:“哎,没想到刚刚见面又要分开了,每次你们跟我在一起,不是征战就是遭遇危险,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常相九听我这么说愣了一愣,然后笑着问我:“天赐你咋了?我咋觉得你有些不对劲呢?”

    我自嘲的摇了摇头,说:“没咋,可能因为想家了吧。九哥,你说我得达到什么道行,才能不连累身边的人呢?”

    没等常相九说话,胡菩淘突然冷着脸走到了我的面前,巴掌直接就抬了起来。

    我心中一紧,但是丝毫没有躲闪。胡菩淘最烦我懦弱的样子,因为这个,她骂过我无数次,甚至还打过我一耳光。转瞬间,他们都不是当初的报马了,做教主的做教主,做兵王的做兵王。

    这一次对我的冲击都那么大,胡菩淘当然更难受了。因为这次死伤最惨重的,就是她们胡家。她在胡家副教主这个位置有多难我想象的到,她最亲近的表姐胡菩莲为了救她生死不明。

    在禁地峡谷那里的时候,胡家三百重伤弟子为了给我们断后,全都牺牲了肉身。要是没有那三千狐血大阵,也许我们就回不来了。更不会轮到现在我去龙脉修炼,臭不要脸的独享胜利果实。

    我希望仙家们别怪我,我想增长道行也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希望我有那个能力,在下次面对这样的事情时。就算我不能挡在他们面前,至少可以与他们并肩作战!

    如果她打我一顿能让她好受些的话,我希望她狠狠的打。因为这样也能让我好受些,与现在相比,我更怀念当初刁蛮霸道的菩淘姐。

    胡菩淘的巴掌落下来了,不是脸上,而是我的头顶。

    她并没有打我,而是揉了揉我的头发。我眼泪顿时就止不住了,喊了声:“菩淘姐,对不起。”

    “没啥对不起的,现在我终于能够承认,给你做护身报马,不丢人。”胡菩淘眼圈也红了,柔和的跟我说:“但是我和你九哥现在都不是报马了,你也长大了,都这么高了。”

    我泪眼婆娑的哽咽着,心中有难过也有委屈。难过是那些死去的仙家,委屈的是我这该死的命格。

    胡菩淘抹了把眼睛,郑重的跟我说:“我收回我当初说的话,还是你九哥说的对。对于你来说,道行没有用,最苦的是你。”

    我呆呆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胡菩淘深吸了一口气,把眼中的泪水收了回去,跟我说:“我现在说这些,也许你根本不会懂。等到时候你就明白了,道行这东西,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什么叫道行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一瞬间,我的情绪有些激动。当初是胡菩淘跟我说的,功德境界到了,虽然可以得正果。但是每个人因缘不同,在修行的过程中,会遇到种种灾劫。有了可以决定自己命运的道行,才有可能有到那个境界的机会。

    我为什么现在这么难受悔恨?真是因为我觉得是我自己害了他们。我不管什么龙脉气运,我去追龙气就两个初衷。一个是道行,一个是一贯教。

    在一贯教的逼迫下,我不得不把宝儿送到千里之外。所以在我得知盗龙气的是一贯教后,我才决定趟这趟浑水。

    我早就想剿灭一贯教了,但是仙家总说时机不到。我想逼迫这个时机出现,那就是我跟一贯教的冲突关乎生死的时候,容不得他们不动手。

    现在我的目的达到了,一贯教覆灭了,我也得到了再次增长道行的机会。但是我却一点喜悦都没有,虽然常相九跟我说,龙脉很重要,就算不因为我,龙气也是必须夺回的,但是对于仙家们的死伤,我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儿。

    我相信了胡菩淘的话,所以开始对道行锲而不舍的追求,都快不择手段了,她现在跟我说道行没用。道行没用的话,那什么有用?现在跟我说这些,让我怎么接受?

    常相九见我这么激动,拍了下我的肩膀跟我说:“不是说道行完全没用,否则的话,在阿修罗界你都死了无数次了。菩淘的意思是说,对于你来说,功德更紧要,她怕你入了心魔。没有功德和境界跟着的实力,容易让你迷失自己。”

    “呼”我深吸了一口气,平息拨乱的心绪,点头道:“我知道了。”

    常相九又跟我说:“功德和气运的效果类似,你的命格注定劫难多。功德高了,气运就会向着你,你的灾难就少了。否则的话,你有五百年的道行,就会出现一千年道行的敌人,这是恶性循环。你这次带回龙气,冥冥中免除多少天灾?拯救多少凡人性命?你没看善恶杖的变化吗?道行与功德并不冲突,重要的是你的心!”

    他这番话说的我茅塞顿开,心中堵着难受的东西,好像也松动了许多。

    一番道别之后,仙家们转身消失不见。我一边深呼吸,一边往山上走,心中思绪万千。

    虽然胡菩淘没有明说,但是她的感慨和我是一样的。我们都不愿意成长,因为成长的代价太大了。她想回到当初给我做报马的日子,我也想回到当初傻乎乎地马的日子。可惜,我们全都回不去了。

    无论是人还是仙家,你一点点懂得的东西,都是在失去什么以后才懂的。

    浑浑噩噩的回到狐仙洞中,我立马收拢了心神。我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判断了,功德是很重要。但是我认为,道行最起码是获取功德的必备因素。

    以前也是救人,但是我没有本事,全靠仙家们,所以功德也少。这次虽然还是大部分依靠仙家,但是救的人基数也很大。就像常相九说的,如果我没有现在这样的道行,我就活不下来。活不下来的话,功德何来?

    对着堂单三拜,金光闪烁,我重新出现在堂单世界中。虎子和余媚已经不见了,应该是下去了吧。

    金花教主问我准备好了没,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下一瞬,金花教主虚空一指,我凭空漂浮在莲花池上空,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射入龙脉中。

    在龙脉的上方遇到了阻力,好像有层透明的隔膜一般。我看着脚下龙爪的鳞片,感受着四周充盈的龙气,突然间,我又想通了许多。

    无论是道行还是功德,不用挑,抓住每一次机会。哪个先来,就先收下哪个!

    想通这一点的同时,我立马盘膝做好,将心神完全放空。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刻都不能浪费。这就好比吃自助餐,是有时间限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