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七章 美丽的误会(上)

    希什曼今天出门,就是来喝花酒的。(Www.cqrwb.com)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今天这一趟花酒,规格居然会这么高。

    光是国王就来了四位,下面还有十几个公爵、伯爵,其它身份太低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

    安排好了的陪酒女郎,个个娇艳可人、穿着性感,而且都是会多种语言,交流起来根本没有任何障碍。

    这个安德罗尼卡,先不论其它方面怎么样,他这个培训奴隶的本事,还真是世间少有。

    康斯坦察虽然废除了奴隶制,但是希什曼一直对奴隶市场的价格时刻关注着,毕竟奴隶的价格波动,可能也会影响其它商品最近的销路。

    就这一屋二十几个奴隶,如果卖到君士坦丁堡的话,估计得两千个金币往上走。

    希什曼仅仅是指她们服侍人、还有聊天的这些方面,称得上是贴心贴肺、妙语连珠。

    还没有见识过她们在床上的那些技巧如何,但就安德罗尼卡那肾虚的样子,平时肯定没少亲自教她们。

    如果会那些技巧的话,这些奴隶,应该还会更贵。

    早知道这样,自己今天就不该这一身军装,而应该穿得骚包一点,喝花酒得有喝花酒的模样才是。

    希什曼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娇媚女子,享受着她们悉心的服侍,偶尔亲一口、调戏两句、吃吃豆腐什么的,快活得不行。

    不过希什曼这个样子,虽然会动手,但已经算是文雅了。

    之前早就有好几个猴急的贵族,带着陪酒的女奴去到了房间中,现在肯定已经在做某些伤身体的运动项目了。

    “希什曼先生,玩得开心吗?”

    安德罗尼卡带着安条克公爵一起走了过来,坐在了希什曼的对面。

    “嗯,安德罗尼卡先生,您这里真是人间天堂。”

    希什曼一边接过一名娇媚女奴用嘴喂过来的葡萄,一边回答着,还真有些乐不思蜀的样子。

    “您如果有空的话,可以随时过来。”

    安德罗尼卡像是对这些早就玩腻了的女奴没有了兴趣,转而笑道:“我跟安条克公爵刚刚商量了一些事情,关于跟康斯坦察贸易的。”

    “嗯,嗯。”

    希什曼一副色鬼的样子,闻着身旁女奴诱人的香水味,一边应道:“贸易好啊,康斯坦察现在的贸易,也正准备往外扩张呢。”

    这也算是郎有情妾有意了。

    安条克公爵,是个跟安德烈那样的粗犷大汉,他见状连忙说道:“希什曼先生,康斯坦察的商品,现在在安条克,可是紧缺得很哪!”

    “哦?”

    希什曼故作惊讶道:“有这事?”

    “当然,比如这身衣服。”

    安条克公爵伸出粗糙的右手,把自己身旁女奴那轻薄的衣服脱了下来,丝毫不顾那女奴乍泄的春光,手里拿着衣服说道:“就这个,价格比在康斯坦察贵三倍。”

    那女奴被脱下了衣服,毫无愠色,而是娇羞地往安条克公爵的怀里拱着,让人只听着声音,就能发生某个生理反应。

    不过希什曼的定力还算可以,他继续演着戏,惊呼道:“三倍?这是怎么回事?”

    “咳咳,是这样的,希什曼先生。”

    安德罗尼卡插嘴道:“安条克的康斯坦察商品,大都是拜占庭帝国的商人转卖过来的,所以价格自然会高一些……”

    “原来如此。”

    希什曼也知道,康斯坦察的商人,与其把货运到安条克,那还不如直接去亚历山大港,那里虽然是异教徒的地盘,但是利润比安条克得翻好几番。

    无利可图的情况下,康斯坦察的商人当然不会选择来这里。

    一道贩子没有,那就只有找二道贩子了,拜占庭帝国的商人钻了这个空子,在这个贸易体系中分到了自己的一杯羹。

    现在听着这两个人的意思,是想要跟康斯坦察建立贸易关系了?

    这样不会损害拜占庭帝国的利益吗?

    希什曼看了看安德罗尼卡,心想你小子为了拉拢我,居然做起了这么个吃里扒外的事情。

    “希什曼先生,我知道康斯坦察的商品有限,而且大部分都流向了君士坦丁堡、亚历山大港、以及意大利地区。”

    安条克公爵拉不下面子,反倒是安德罗尼卡开口道:“如果您能跟安条克建立一条贸易路线,所获得的利润,应该不会比其他地方少太多吧?”

    “当然,少肯定会是少一些的。”

    安条克公爵也说道:“这些利润差,我会想办法为您补上。”

    “补上?”

    希什曼也不忙答应,反而问道:“您说的这个补上是指……”

    “安条克的关税,是十抽二。”

    安条克公爵道:“我可以将关税的一半让利给您!”

    这个您,当然指的是希什曼个人,不过这些家伙,应该也没有那种私人财产和公共财产分开的概念。

    让关税,这个事情做出来,可是非常有诚意了。

    其实康斯坦察的商品在外紧销,并不是因为康斯坦察生产有限,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希什曼限制了出口。

    物以稀为贵,这是饥饿营销的基础手法。

    去年康斯坦察财政盈余,但在今年动工几个大项目之后,预算有些紧张了,再加上康斯坦察工场越来越多,已经隐隐有了生产过剩的趋势。

    扩大出口,也是希什曼准备做的,既可以解决财政问题,又能够带动生产力发展,一举两得的事情。

    这是睡觉有人送枕头。

    虽然最好的贸易路线,应该是去法兰西,那位国王陛下可是承诺了要给自己,在地中海送一块领地呢。

    诶?对了,我们可爱的法兰西王菲利普呢?

    希什曼往四周一看,法兰西王和阿基坦王,这俩葫芦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带着女奴去房间了。

    算了,小孩才会选,大人全都要。

    康斯坦察现在的生产力,养得起这两条新开的贸易线路。

    “公爵大人,您实在是太客气了。”

    希什曼做着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样道:“好!这样吧,大家都是朋友,我那百分之十的关税不要了,您按百分之十五收取,保证商品价格的低廉,怎么样!”

    “好!好!”

    安条克公爵大喜过望,那可是康斯坦察的商品,紧销得很,降百分之五又能如何。

    一旦开通贸易之后,那关税只会哗哗地流进自己的腰包。

    安条克公爵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安德罗尼卡自认为给双方创造了一个互利共赢的机会,也甚是欣慰。

    希什曼也等于是白白获得了一条出口线路,赚得很。

    在这场谈话中,唯一亏了的就是拜占庭帝国了。

    不过这次希什曼可是冤枉。

    阿莱克修斯陛下,这次我可没想着坑您,这个坑是您外甥自己挖出来的,您有账找他算,跟我可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估计这个黑锅,就跟当初法兰西人进攻英格兰军营一样,不管希什曼做没做什么事情,这个黑锅自己是背定了。

    背就背吧,反正长公主联姻的事情告吹之后,康斯坦察和拜占庭帝国,已经没有任何和解的机会了。

    “赞美太阳。”

    希什曼举杯道。

    “赞美太阳!”

    众人亦举杯欢庆。

    “你们两个,去陪一下公爵大人。”

    希什曼将身旁的两个美人推到了安条克公爵的身边,笑道:“我去方便一下。”

    那两名美人幽怨地看着希什曼,比起这个粗犷的安条克公爵,陪着希什曼这样年轻英俊的贵族,显然是她们更愿意的。

    希什曼就是怕这两个美人把自己吃了,这才玩起的尿遁。

    希什曼走出脂粉味浓烈的大厅,从那醉生梦死的气氛中清醒了过来。

    难怪那些大老板谈生意,都喜欢去嫖一个,在那种环境下,确实比较容易谈成一笔大买卖。

    希什曼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自己多情但是不滥情,那两个女奴,希什曼察觉了她们不是简单角色。

    那个安德罗尼卡,也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复杂。

    那些安德罗尼卡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奴,同时也是他向各个大贵族间刺探情报的工具。

    男人在床上最爱说谎话,但那谎话,仅仅指的是骗女人的话,至于其它的东西,其实在床上那么毫无防备的状态,更容易吐露心声。

    自己又看走眼了,希什曼叹气,这已经是自己第三次看错一个人了。

    第一次,是以为英王威廉三世是个烂好人。

    第二次,是以为法兰西王菲利普是个大草包。

    第三次,是以为安德罗尼卡是一个只知道酒色的二世祖。

    实际上这三个人一个比一个精明。

    希什曼敢肯定,在酒宴结束的时候,安德罗尼卡会将侍奉自己的那两个女奴送给自己。

    那就是他埋在自己身边的两个钉子。

    而安条克城内那些贵族,看着他们跟安德罗尼卡的关系那么好,希什曼知道这些人的身边,肯定都已经有了安德罗尼卡送去的女奴。

    那枕边风一吹,想关系不好都不行。

    这个安德罗尼卡在安条克经营的这些年,已经渗透了整个贵族圈子。

    出生帝王之家的人,算计起人来,真是有些恐怖了。

    希什曼叹气着,刚刚被那两个美人撩拨得不行,自己这生理需求怎么办?难道还要用手解决吗?

    他哀叹着可爱的妮娜,这么久了怎么就是不就范呢?小爷憋着是真的难受。

    就在希什曼站在院中暗自叫苦的同时,他没有注意到,在三楼,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公主殿下!”

    昆塔走到了三楼的房间,在门口轻轻敲着门,说道:“公主殿下,您在吗?”

    美丽的安娜轻轻打开房门,问道:“昆塔,怎么了?”

    两人在格鲁吉亚最危急的时刻,也不见这个忠心的护卫这样急切过。

    “他在下面!”

    昆塔说道:“康斯坦察伯爵在下面!”

    安娜沉默了。

    昆卡呼吸沉重道:“我去杀了他吗?公主殿下!”

    “不用。”

    安娜明眸看着昆塔道:“你没有见过康斯坦察伯爵,怎么知道他也来了?”

    昆塔哑然。

    安娜又问道:“是不是他也来了?”

    这两句话,自然不是一个意思。

    昆塔默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