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54、因材施教

    为避免由于自身情绪暴躁, 导致整个剧组进度搁置的情况发生。(m.cqrwb.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孟衡吸取热情群众给出的建议,贯彻‘言多必失’的领导方针, 在接下来两天拍摄中,尽量减少跟祁唯羿直接沟通,而采用托人带话的形式。

    传话形式有效避免了语言冲突, 可中间多了道流程,肯定会影响拍摄效率。

    到了第三天, 孟衡连夜恶补完《赞美别人》以及《教你吹出彩虹屁》两本著作, 重整旗鼓再度复活。

    “哈——欠——”祁唯羿伸了个懒腰,拖着刚从床上爬起来的身体, 慢吞吞赶到片场。

    旁边传来男人的声音,“唯唯, 早安!”

    “哦,早。”祁唯羿懒洋洋搭了句话,足足过了半分钟,才意识到刚从说话人音色不太多。

    他侧过视线,看到孟衡那张脸,残存的睡意全都被赶跑了。

    “孟导?”祁唯羿看清楚他那张饱经风霜, 褶子里夹着岁月沧桑的脸,惊讶的问,“你刚从叫我什么?大清早的, 好好吃药行吗?”

    祁唯羿身上有某种魔性,跟他相熟的人,几乎都会选择比较亲近的方式称呼他。

    祁唯羿已经习惯目前的状态, 即使遇到比他年纪更小的人,叫他‘唯唯’或者‘崽崽’,都能毫无障碍的应下来。

    可孟衡情况不太一样,刚前面的时候,孟衡非常老派的叫他‘小祁’,就像那些年纪大的长辈,互相招呼‘老刘’‘小王’似的。

    祁唯羿拒绝了这个称呼,后来他又试过‘小唯’,依旧遭到祁唯羿强烈排斥。后来孟导尝试随大家,叫过几天唯唯。

    他有着厚重深沉的男低音,随便说点什么,似乎都带着厚重的风霜。

    用那样一把嗓子,叫‘唯唯’这么亲昵的称呼,实在过于诡异。于是孟衡最终决定放弃对他昵称,直接连名带姓叫着。

    今天又是抽哪门子风了?

    “唯唯,你醒的真早,是被窗外的鸟儿叫起来的吗?”孟衡脸上还挂着没挂的胡茬,从他嘴里说出窗外的鸟儿……那八成是老鹰,或者凤凰。

    祁唯羿脑补老鹰跑进自己房间的场景,翻了个白眼说,“我是被闹钟叫醒的。”

    他起床气很严重,非常讨厌闹钟那种东西。可剧组要安排拍摄,崽崽只好委曲求全,让刘全每天把设置好的闹钟塞进自己房里。

    “呃…”他回答这么清奇,搞得孟衡肚子里那句‘鸟儿也沉迷于你的颜值呢’没办法说,尴尬的望着他走进化妆间。

    躲在后面围观的孙槟冒出来,鼓励道,“孟导加油,你已经很棒了。”

    “这样真的合适吗?”孟衡被自己恶心的满身鸡皮疙瘩,“别说祁唯羿,我快受不了!”

    孙槟连忙点头,“可以的!不信你换个人试试!”

    话音刚落,属曹操的王飞出现在视野中。

    “飞飞。”孟衡恶心巴拉的叫了声。

    王飞捧着剧本,心无旁骛的往前走。

    “飞飞…王飞!”孟衡提高音调叫了两声,堵在他跟前,终于让王飞目光看向自己。

    “孟导,早上好。你叫我,有什么事吗?”王飞维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表情,笔直望着孟衡。

    “你醒的真早,是被窗外的鸟儿叫醒的吗?”孟衡强压着恶心感,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王飞摇摇头回答,“不,我是被唯唯踹醒的。”

    崽子有个习惯,我早早醒来也不能让你们睡懒觉,因此他起床之后,会善良体贴的把其他还在睡觉的人也闹起来,迫使他们努力工作。

    这两天没有戏份,却在投资方要求下,必须来片场报道的王飞就是受害者之一。

    “呃…”

    原来祁唯羿是那只鸟。

    “还有事吗?”王飞问。

    “没、没了。”孟衡挥挥手,挫败的说,“你去背台词吧。”

    与此同时,坐在化妆镜前的祁唯羿上完妆,赖在屋里不肯出去。

    “文鸢,我跟你说。”祁唯羿看向化妆师,皱着眉说,“孟导今天吃错药了。”

    “你昨天也这么说。”文鸢用小剪刀,把他稍长的刘海剪掉一些。

    “他今天病得更严重,昨天只是不说话而已。”祁唯羿把刚才孟衡发病情况告诉文鸢,征求她的认同感。

    “嗯,是不太对。”文鸢已经习惯他的吐槽,每次都耐心温柔的当听众,顺着他的意思来。

    等祁唯羿念叨完,刘海已经重新修剪好了。

    “你头发最近总用黑色染发剂遮,本来染得浅金色已经褪得差不多了。感觉你染了头发之后,都没有几次展示机会。”文鸢把他头发拨弄整齐,询问道,“等拍摄结束,需要重新染个发色吗?”

    “等拍下一部戏,我染成男主角那样的颜色!”祁唯羿立刻把孟衡那件事甩开,跟她讨论未来造型。

    文鸢好奇的问,“那是什么颜色?”

    “剧本上没写,所以我决定染很酷的发色!”祁唯羿回想自己看过的剧本,比了个手势说,“下一部戏,主角是杀手。”

    杀手应该比较低调吧?他染了奇怪的发色,不是增加作案难度?

    文鸢还没追问,祁唯羿提前开口道,“等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神神秘秘丢下这句话,演员唯唯走出化妆间,开始新一天的拍摄工作。

    剧本里,演员青中年时期经历坎坷。这个时代电影已经有了发展的苗头,但是很多人处在观望状态,不打算轻易蹚浑水。

    因此,如何凑齐剧组,拉到电影初始投资,是当时电影人需要面对的重大难题。王飞由于不堪家庭重负,放弃喜欢的演艺事业,开始做手艺活。同样是话剧院出来的小莲,不得已稍微牺牲姿色,以此筹集电影启动资金。后来她被小驹撞到,还因此吵了一场。

    小驹选择跟投资商谈条件,谈利益。他凭借毅力和伶俐的口齿,从那些商人手里抠出资金,承诺两倍三倍的帮他们赚钱。

    今天要拍的,是他带着新入门的徒弟,找全市最有钱的老板周旋。

    这是一场外景戏,祁唯羿跟孙槟传过长长的街道,站在一栋小洋房前。

    按照上个世纪的标准,这栋洋房可以跟祁涵的别墅媲美。

    “师父,这儿看起来好漂亮,我们真的要进去吗?”徒弟仰头望着屋顶,怯生生的问。

    “我也不太想进去。”祁唯羿瞧了眼时代感明显的建筑。

    “停。”孟导没给他说下一句的机会,走过来说,“祁唯羿,你…”

    瞧孟导又进入常规工作模式,孙槟连忙给他递了个眼色。

    孟衡语气立刻软下来,“唯唯,你刚才那段,其实演得不错。”

    “演得不错,你为什么打断我?”祁唯羿摆明不相信,靠在旁边的柱子上,用手里的报纸道具扇风。

    “那张报纸只有一份,别揉皱了!”孟衡连忙把报纸抢下来,酝酿措辞继续说,“台词没问题,就是演技差了点!”

    “我台词一直没问题。”祁唯羿没有东西扇风,干脆蹲下来。

    即使被孟衡夸奖了,也没有任何高兴的意思。

    说好的鼓励怎么没有用?孟衡心里嘀咕,脸上却依旧维持着温和,给他分析道,“只要你下次稍微拿出一丢丢演技,就好了!”

    这个人,今天怎么总说废话?

    祁唯羿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孟衡觉得不太对,明明他都按照要求夸奖了,怎么崽崽瞧起来,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开心。

    “我当然知道要拿出演技,问题是我不知道怎么演。”祁唯羿指了下后面的小洋房,硬邦邦的说,“我确实不想进去。”

    “剧情设定你必须进去!”孟衡忍无可忍的暴躁起来。

    赶在他破口大骂之前,孙槟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两人中间,努力给麻烦的小朋友顺毛。

    “唯唯,你不想进去没错。但不是因为这栋房子本身,而是里面有你不喜欢的人。”孙槟指了下屋子,“你现在要去求他。”

    “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况,我会直接走人。”祁唯羿认真地说。

    “可是啊,你想想。”孙槟扶着膝盖蹲在他面前,比划两下给祁唯羿分析道,“让讨厌的人给自己帮忙,不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吗?”

    祁唯羿思索片刻,似乎是这个道理。

    他总算从消极怠工的状态缓过来,慢吞吞站起来。

    孙槟看到希望,再接再厉的说,“就比如你想想,其实小洋楼里面是孟导。”

    “喂!”莫名躺枪的孟衡连忙出声。

    原来他是祁唯羿不喜欢的人?

    仔细想想,好像也没错。

    自己以前天天骂他,难怪祁唯羿喜欢不起来。

    “孟导那么凶,你不想见他。但是你又要去找他帮你拍电影…唯唯你想一下,当时自己是什么心态。”孙槟循循善诱,帮他进入角色。

    祁唯羿敲了下手掌,恍悟道,“哦,那时候孟导说,再跟我合作他就是狗!”

    孟衡:……

    好端端的,怎么开始抖黑历史了。

    “然后呢?”孙槟追问。

    “我认识的导演没几个,觉得他拍的还行吧,虽然是凶了点。”停顿片刻,祁唯羿又说,“而且我很想看他给我滑跪的样子。”

    “嗯嗯,那我们开始吧。”孙槟非常满意,给孟衡递了个眼色,这幕场景重新拍摄。

    整个镜头一镜到底,演员情感融入非常到位。可导演孟衡却开心不起来,他苦练那么久的彩虹屁,压根没有任何作用。

    “我觉得,这部戏结束之后,差不多可以退休了。”孟衡沧桑的说。

    “别啊,我觉得你拍的挺好的。”祁唯羿绕着他转了两圈,拍拍孟衡的肩膀,“我需要你!”

    “滚!”孟衡忍无可忍骂了句。

    “哇,明天可以放假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可爱给的营养液:ziyefenghua+5,哑嗓。+10,(空白id)+39,阿楼+5,阿筝+1,宅女熊前+15、彼岸丶殇巽+20、╰ひ╯+、努力减肥中的圆妞+1、苏倾年+1、苏倾年+1

    感谢_七主琉璃歌、苏倾年、好吧你自己玩儿吧、彼岸丶殇巽给的霸王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