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6、第 36 章

    血誓进行的很快。(www.cqrwb.com)

    叶肃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才两百多岁, 那时候还和父母一起在庄园前笑着合影,胸前还挂着那枚铂金勋章。

    他在一众亲友的簇拥下解开长袍,让银蓝色的纹章沉入胸口。

    第二次来的时候,父亲不知所踪,母亲大病初愈, 原先热闹而繁荣的庄园如同一座空城。

    曾经有上百人云集的暗厅,只剩下母亲和其他几位长辈。

    少年眼神茫然的站在六芒星台上,银发垂落至腰际。

    古老的咒文再次被低喃着吟诵,鲜红的血液自教父与祖父的掌心断续流出,在他的胸口再次组成坎贝尔的忍冬花家徽。

    到了第三次,似乎一切又恢复如初了。

    一众族亲共同莅临见证,所有的长辈都伸手去抚触他的额头予以祝福。

    父亲站在暗处沉默不语,母亲虽然笑着, 但脸色有些苍白。

    “你将守护这个家族的荣光与过往。”塞伯特低声道。

    “我将守护这个家族的荣光与过往。”

    叶肃安静地用银匕首划开自己右手的掌心,让血液流淌漂浮于半空中,伴随着话语泛出金属般的光芒。

    暗厅中寂静无声, 甚至听不见任何人的呼吸声。

    两股血液在空中串成环形, 期间字符的痕迹逐渐清晰。

    “benigno numine.”教父加重声音道。

    “benigno numine.”

    坎贝尔先生往前走了一步,另一把匕首飞到了他的掌前, 让最后一股血液也流淌而出。

    “si sit prudentia.”

    男人抬眸看向众人,又看了一眼凝视着他的母亲。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重复最后一句誓言。

    “si sit prudentia.”

    下一秒由鲜红血液变幻而成的家族纹章开始泛出银色的光芒,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缓缓沉入他的胸口前。

    便如同有冰冷的刀刃缓慢贯穿胸膛一般。

    教父后退了一步,神情庄重的再次开口。

    “你已成为永远的坎贝尔。”

    无数个声音同时响应, 在这一刻如同教堂里回荡的苍寂钟声。

    “你已成为永远的坎贝尔。”

    岑安等候在二楼的大厅里,看着外族的宾客们挽着手一起跳小鸡舞,心里有点小憧憬。

    小孩们抓了一大把的黑蝙蝠巧克力,举着糖果棒嬉戏打闹,有个小姑娘裙摆后还有条猫尾巴。

    他第一次在这里听见管风琴和风笛的声音,还遇到了一只穿着深灰色礼服的白榉树妖。

    小点心很好吃,布丁居然是咸味儿的,就是茶里加糖总感觉不太习惯。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叶肃就出现在了人流中,神情看着有些疲倦。

    “叶医生——”岑安小小声的唤了他一句,快步过去迎接他:“你感觉还好吗?”

    “我可能需要睡一会。”男人揉了揉眉头道:“晚宴有魔法表演,听说他们带了一头独角兽过来。”

    “有什么不对,直接用耳坠找我。”

    “叶医生好好休息,”岑安注意到他的掌心有一道疤痕,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发觉自己的灵力竟无法修补这深色的刀口:“你受伤了……”

    “过几天就消失了,”他俯身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放心。”

    叶医生离开以后,岑安一个人去看了画廊和花园,然后被叶夫人和她的朋友们邀请着去下棋。

    他性格温柔又说话和缓,跟谁都能相处的颇为愉快。

    而叶肃在卧室里躺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起身去见父亲一面。

    他清楚为什么自己要完成这最终一环的血誓。

    狐妖与吸血鬼的血统糅杂在一起,自年幼起就开始相互冲击干扰,压制不住的时候能让他连着发烧数日。

    这双重血脉给予了他远超于同族的妖力和体能,同时也让力量更加难以控制。

    除此之外,吸血鬼如果血统不被承认,等于是毫无庇护的猎物,被暗杀和威胁的概率也会不断上升。

    他完成了最后一重誓约,等于应了坎贝尔家族的继承人身份。

    这个身份可以让他保护长期旅居英国的母亲,以及与整个家族缔结血脉关联。

    叶肃站在书房前,在思索了两秒以后敲了两下门。

    “进来。”

    银发男人坐在台灯前,看侧脸的模样似乎只有三十来岁。

    他走近了他一步,沉默不语。

    他们拥有相仿的深邃脸庞,世家遗传的银蓝色瞳眸,但神情与状态都截然不同。

    银发男人抬起头来,他气质肃穆沉静,寒冷的气息犹如是刚从棺木中走出一般。

    “父亲。”男人开口道:“我们不必假意寒暄。”

    “有些事情需要一个解释。”

    “我已经解释过了。”布莱恩·冯·坎贝尔淡淡道:“你妈妈渡劫的时候,我被困在暗鸦之林里——在终于离开那里以后,她已经被你外祖父带去了别的地方,连同你也不知下落。”

    男人的眼睛在灯光下有些泛红,声音微冷:“你一直不肯相信,可很多事多说无益。”

    “你到底把我母亲当作了什么?”叶肃忽然笑了起来:“这些几百年来你一直留在这里,甚至不肯为她去一次时都——还是说你在躲着时都的什么?躲我?”

    “她一个人独自往返无数次,内伤也依旧反复发作,这就是你对待她的方式?”

    他既不能理解母亲为什么要固执又卑微的留在这里,也不肯再亲近这所谓的父亲。

    古怪,反常,而且疏离到仿佛永远都无法正常沟通。

    “你可以出去了。”

    “不送。”

    叶肃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秒,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如果不是担心母亲在英国被控制和伤害,这个姓氏他根本就不想要。

    去他妈的坎贝尔。

    岑安感觉今天和叶夫人下棋的时候,她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好像在分神想别的事情。

    他原本想和叶医生提一句这件事,可因为下午逛太久的缘故,一回到客房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

    枕头和床褥都柔软厚实,屋里的温度也刚刚好,还能听见隐约的蝉鸣声。

    他睡的迷迷糊糊地,忽然感觉自己被抱住了。

    柔软、暖和,还可以听见起伏的呼吸声。

    岑安微微睁开眼睛,发觉狐尾就圈在他的腰侧。

    雪白的妖狐靠在他的身侧,而他此刻便如同睡在了一团雪之中。

    叶肃在抱着他,整个身体都蜷缩了起来,连长尾都卷紧,似乎毫无安全感。

    岑安完全清醒了过来,转身抱紧了那厚实蓬松的脖颈,听着白狐沉闷的呼吸声,用掌心轻抚他的后颈。

    “叶医生在难过吗……”他整个人都陷入雪白的狐毛中,用脸蹭了蹭他的胸膛:“不喜欢做吸血鬼吗。”

    狐狸不肯吭声,用尾巴把他抱紧,仿佛害怕他会消失一般。

    “放松一些……”岑安亲了亲它的鼻尖,用指尖帮它梳着脖颈和胸口的长毛:“我还在呢,我最喜欢叶医生了。”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狐狸,”他慢悠悠道:“也是最可爱的大魔王。”

    “不想做吸血鬼……也不要紧的,叶医生。”

    狐狸垂眸蹭了一下他的脖颈,抱着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岑安一低头发觉自己已经连睡衣都换好了,而且似乎连被子都不用盖。

    他原本还担心自己跟叶医生同住一个客房会发生些什么,现在看来……这住的不是客房,是豪华加绒版狐毛大圆床。

    这一觉柔软又香沉,直到他隐约感觉自己贴着什么温热而又光滑的东西。

    岑安迷迷糊糊地伸手一摸,没碰到软乎乎狐毛,而是男人光裸的胸膛。

    他瞬间又清醒了。

    叶——叶医生睡着睡着又变回去了!

    而且叶医生又又又在裸睡!!

    叶医生怎么能这么喜欢裸睡!!!

    小青年僵硬地动了一下,他先是在月光下看了一小会儿男人的睡颜,然后大胆的把被子挑开了一些,看阴影以下的内容。

    然后脸又红了起来。

    好……好性感。

    要是我的身体也是这样的线条就好了……不穿衣服比穿了还要好看。

    他试探着把被子又挑开了一些,试图看到更靠后的内容。

    “又不是没看过。”男人懒洋洋道:“要不我以后都这样陪你睡?”

    “唔!”岑安触电般的把手缩回来,强咳一声道:“叶医生再休息一会吧?”

    “嗯?”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他,多了几分玩味:“想摸摸看么?”

    “可以……吗?”

    “可以。”男人很大方的舒展开身体,单手搂住了他的腰:“摸哪里都可以。”

    岑安在昏暗中摸索着坐了起来,轻声道:“叶医生不难过了?”

    “嗯。”叶肃垂眸笑了起来:“抱着你睡一会就不难过了。”

    有小人参在也就够了。

    乖孩子岑安点了点头,伸手去碰触那光滑而又紧致的胸肌。

    在医学课程里,这些肌肉与体块都只是冰冷的术语,也是考试必背的记忆点之一。

    他微凉的指腹滑过那温热的沟壑与线条,心跳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加快。

    叶肃握住了他纤细的手腕,把整个掌心都按在了胸口上。

    皮肤下有起伏的跳动,呼吸和体温都开始变得灼热。

    “在想什么?”男人轻声问道。

    “想让叶医生亲亲我。”

    岑安抬起眼眸,声音依旧纯粹而又绵软。

    “然后把我吃掉。”

    -2-

    “嘘……放松……再来一个吻,真乖。”

    “哥哥的眼睛都有些红了……是怕疼么?”

    “原来哥哥喜欢被抱着做这些事么?”

    “还没有被喂饱,对么?”

    “又脸红了。”

    “还记得这里吗,小安安……还记得这里的神经和构造么?”

    “答对了,那应该去抚触哪里?”

    “叶老师,叶医生,唔——”

    “不要带着哭腔喊我……”

    叶肃终于恢复理智的时候,他们已经从晚上十一点折腾到凌晨四点了。

    岑安泡在浴缸里,脸上还红扑扑的。

    “真是糟糕的体质……”叶肃打了个响指把湿透的床单换掉,起身拿着毛巾走到了浴缸前。

    他伸手碰了碰那冰冷的一池子清水,又隐约闻见了清沉的药香味。

    岑安趴在浴缸旁边用脸颊蹭他的手心,歪着头看他道:“所以上次叶医生舔到我的时候,去洗澡那么久是因为这个么?”

    叶肃垂眸笑了起来:“以后都交给你解决了。”

    “我刚才有咬疼你么?”岑安小声道:“不是很会……”

    男人轻抚着他的湿发,眼神柔软而温存。

    累到气都喘不匀了,还在担心这种问题。

    他听着他轻微的呼吸声,垂眸又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

    好像怎么都不太够。

    不管是喜欢他还是抱他。

    不够。

    两只妖怪的体能都很好,毕竟都是全程站立着做过十几个小时超长手术的外科医生。

    等洗完澡擦干头发,再抱着亲一会儿磨磨蹭蹭的穿个衣服,都已经五点了。

    叶肃没有睡意,见岑安也精神很好,便把他带到了庄园附近的田垄上。

    英国乡下的空气非常好,星空也清晰到可以看见银河。

    此刻已经到黎明破晓之际了,天幕边际都浮现出朦胧的光芒,仿佛被浸润了亮色的油画一般。

    细碎而又渺远的星辰漂浮在高处,麦田上有萤火虫穿梭而过,光点跳跃明灭如同音符。

    他们手牵着手在湿润的土地上往前走,风中传来云雀的歌声。

    一场□□的结束,好像便已经如同盟誓和许诺了一般。

    归属感和安定感都被缔结确认,一度焦躁不安的内心也终归安宁。

    叶肃走了几步,又把他抱在了怀里,仿佛在确认着他是否真实存在。

    岑安想起了什么,突然在兜里掏出一块东西,塞到了他的手心里。

    男人怔了一下,低头看清了这是什么。

    被银箔包着的小蝙蝠巧克力。

    “只有这一块是白色的,”岑安悄悄道:“我趁着其他小朋友不注意把它挑走了。”

    叶肃摸索着剥开锡纸,咬了一小口。

    一尝就是儿童食品,甜到掉牙。

    “我还以为叶医生会嫌弃它。”小青年笑了起来,就着他的手也咬了一口。

    “怎么突然想给我这个?”叶肃挑眉问道:“确认我到底是不是犬科动物?”

    “你……也是我的肃肃。”岑安昂头看他,表情很认真。

    “你也是我的小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给老婆们递小蝙蝠白巧克力~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溯墨、褫.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枯榕 3个;阿浅ouo、楚菀青 2个;挖坑工人林七七、乐观芝士条、桑桑超可爱、少少呐、新月、何必在意、奶娃儿qaq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bc. 73瓶;君子坦蛋蛋 50瓶;刘小乖 42瓶;松枝儿 30瓶;灵歌和阿辰哥哥私奔了、jk超级护崽、宁禾、17675676 20瓶;花花世界 16瓶;不知道起什么名字拜托 15瓶;照夕颜 12瓶;荸荠麝獐、唐疏。、兹兹兹、低头又见双下巴、吃棉花糖的兔子、弑魂熙、軒寰.°、南方有乔木、凉水、陌离ぴ、酸汤水饺、过客 10瓶;不爱吃鱼的猫 9瓶;午夜兰花 8瓶;乐观芝士条、懒语、** 6瓶;秦烟、萝卜飞啊特别多、予澄、一闪一闪亮晶晶、26633704、承穆、平陆成江、景炎、北岛荒凉、酷爱精美甜点的小木仑 5瓶;江宛 4瓶;23201249、冉冉冉咛、小灵汐 3瓶;谢棠、焱晞、咕咕飞呀、衍塔、酸酸酸橙、咿呀咿呀、minevie、流光不易把人抛、玲 2瓶;花朝、沐子、威风堂堂、耳语娃娃、秋草花语、么、是00喇、春与青溪长、迷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