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4章 山雨欲来

    魔弦带走了天音,我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想想如果我当时强留天音在望月楼,魔弦只会更加恼怒,他既然提出要医治天音,想来也不会太过为难他。(www.cqrwb.com)

    天音说得没错,魔弦比我更想他赶紧离开。尽管如此,一个早上,我都在担心中度过,实在不放心,支使了木棉到昭阳宫那边去看过两回,让魔弦知道我的心思。

    终于,到了午时,木棉回报,天音已经被魔弦治好身上的伤,被锦瑟接去她的梦蝶轩去修养了。

    我不明所以,问木棉:“锦瑟?你确定是锦瑟没错?锦瑟不是在天狼山吗?为何回到这昭阳宫?夜鹰大人为何会被她接走?”

    木棉低头回禀:“月姑娘你有所不知,你上次和……”

    木棉微微抬眼,看了我一下,踌躇了一下,改口说道:“您上次离开望月楼时,锦瑟姑娘和夜鹰大人回返魔族。禀明了大公主,锦瑟现在是夜鹰大人的未婚妻,两人已定婚约,不日即会完婚。”

    我大吃一惊,竟然有这种事,锦瑟为何会和天音在一起?

    我沉吟片刻,终究不太放心,对木棉说:“收拾一下,和我一起去梦蝶轩。”

    木棉点头,躬身退下。我换上一身男装,白袍玉带,一如我在神族的打扮,和木棉启程前往梦蝶轩。

    不多时,木棉带路,我和她二人很快来到锦瑟的梦蝶轩。

    这处院子靠近夕颜河的东头,位置有些偏僻,因锦瑟新近才从天狼山回来,刚刚清理出来。

    院子前的花草不甚繁茂,简简单单,和望月楼的雅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门口侍奉的小厮婢女也不多,有些冷冷清清,我到得院前,打眼望去,只见梦蝶轩是一座两层的小楼。

    掩映在一颗巨大的梧桐树下,小楼通体褐色,楼前是一处小小的花园,种的也不是什么名贵的花,都是一些月季,蔷薇之类的。

    这个季节,秋风萧瑟,花草都凋谢了,让人觉得心中寂然。我站立在院门前,自有木棉上前通告。

    门口一个小婢长得甚是粉嫩,看到我,脸色一红,赶紧进去通禀。

    不多时,那扇木门“吱呀”一声,迎出来的确是锦瑟。

    许久不见,锦瑟风采依旧,只是看模样有些消瘦,我有些恍惚,感觉又回到了在天狼山时遇见她的时候。

    短短几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我不再是神族的战神,她也不再是那个颠倒众生的宠妃。

    她见我过来,并没有多大意外,微微点头,不喜不悲,将我迎了进去。

    我略一迟疑,吩咐木棉先行回去,我要看望夜鹰。

    木棉迟疑了一下,终究没有违背我的意愿,施礼退下。

    我随着锦瑟走近木门,门刚一关上,我就迫不及待地抓住锦瑟,急切问道:“锦瑟,你到底在搞什么花样?天音呢?你把他怎样了?”

    锦瑟看看我,目光冷淡,她将我的手从肩膀从拉下。

    冷冷说道:“神君,这话应该我来问你吧!你放心,天音神君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定会报答于他,不会害他的。

    倒是你,他为何会变成这样,你不是很清楚吗?为了你,他连家都没有了,现在又是因为你,要让我和他再次浪迹天涯,无家可归。”

    我大惊,什么叫无家可归?我一愣之下,再次上前抓住锦瑟,问道:“你说清楚,什么叫无家可归,为什么他连家都没有了?”

    锦瑟刚要回答,却听楼上传来一声厉喝:“锦瑟,不许胡说八道,你带月儿上来吧!”

    锦瑟脸色一变,垂下头,说道:“是!”

    我大吃一惊,疑惑锦瑟的表现,为何会如此顺从?锦瑟却不理我,头前领路。穿过一楼的弄堂,朝楼上走去。

    我心忧天音,越过她,朝楼上的卧房奔了过去。推开房门,看见天音躺在卧室的床上,神色甚是委顿。

    我冲了过去,握着他的手,关切地问:“天音,你怎么样?好些了吗?魔弦真的治好你了吗?”

    我边说边用灵力朝他探了过去,他猛地丢开我的手,避开我看他的眼神。笑笑说道:“我没事了,魔弦……他已经治好我了,你不用担心。”

    我看看他,感觉到他的排斥,咬咬嘴唇,轻轻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你受累……”

    天音笑笑,露出整洁的贝齿,对我说道:“傻瓜,我是天音,我们是千年的好兄弟,你和我说这些,太见外了。”

    我心中一暖,重新握住他的手,说道:“你真的不怪我,还愿意和我做兄弟?”

    天音笑笑,摇头说:“我不怪你,但我们以后不再是兄弟。”

    我有些愕然,不明所以,瞪着他问道:“为什么?”

    他拉过我,指指我的胸前,笑道:“你是女人,就算我想,我如何和一个女人做兄弟。”

    我脸孔一红,恍然大悟,打了一下他的手,说道:“既然知道我是女人,还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你倒是和我说说,不和我做兄弟,你想和我做什么?”

    天音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笑笑说道:“不管做什么,月儿,我想你知道,你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你比任何人都重要。”

    我心中一暖,轻轻说道:“天音,我也一样,你陪了我千年,你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你知不知道?在流云峰,当我看到来神族找我的人是你,我有多开心。

    你不肯谅解我,我有多难过,刚刚看到你伤在望月楼,我又有多担心。”

    天音眼神一动,固执地拉着我的双手,我挣了一下,没有挣脱。

    他看着我,认真地说:“月儿,你既然做回了女人,就不再是我的越弟,但我向你保证。

    我对你的感情永远不会变,前面是我一时冲动,没有想清楚,伤了你的心。

    以后不会了,不管你喜欢什么,选择什么,我都会支持你,陪着你,你说好不好?”

    我大喜过望,看着他,说道:“天音,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理解我,支持我?”

    天音笑笑,说道:“当然!我不会骗你。”

    我笑道:“天音,你知道吗?神族这么多人中,我最想得到的就是你的祝福。你一定要留下来喝我的喜酒。”

    天音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说道:“好!”

    我突然想什么,问他:“你为何和锦瑟在一起?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二人在天狼山中计,也是因为她。”

    天音看看我,挑挑眉毛,说道:“我知道,她也是被人逼迫,我在找你的途中,救了她。她感激我,报答与我,就自告奋勇帮我一起找你。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和天狼山的始作俑者在一起了。”

    我脸色一红,岔开话题,问道:“对了,刚才锦瑟说你无家可归是何意?”

    天音脸色一变,低下头,对我说:“没什么,你别听锦瑟胡说。”

    我深深看着他,半晌说道:“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不说,我就去问锦瑟。”

    他沉默半晌,终于无可奈何地说:“你在天狼山失踪,爷爷大怒,将我赶出神族,责令我找不到你,就永远不能再返神族。”

    我大吃一惊,知他所言非虚,我失踪,和他多多少少有些关系。就算他们天罗家不追究,我梵家长老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当下,我心中愧疚万分,我爱上魔弦,一心一意和他在这魔族厮守。却不曾想天音在代我受过,被赶出神族,无家可归。

    锦瑟说得没错,他好不容易找到我,却因为我再次被魔弦所伤,现在又一次要因为我离开魔族,四处漂泊。

    我不能如此自私,让我的幸福建立在天音的痛苦上,让天音为我受过,我握住他得手,坚定说道:“对不起!天音,都是因为我,连累你被赶出神族。

    等我和魔弦订婚宴后,我就和你返回神族,向长老们说清楚,不会再连累你。”

    天音眼神一亮,旋即黯淡,幽幽说道:“算了!月儿,我没有关系,我在神族本就闲云野鹤,无所事事,能不能留在神族本就无所谓。

    唉!我出来寻你,一半是因为被我爷爷赶了出来,一半也是因为你的家人。

    我出来时,看你母妃日日哭泣,茶饭不思,你父王日日自责弄丢了你,寝食难安。爷爷也苍老了许多,实在是凄惨。”

    我一听,肝肠寸断,想不到我的举动让他们如此难过,眼泪当即涌了出来。

    天音轻轻用手指帮我擦着眼泪,说道:“没关系,月儿,我能理解,相信他们也能理解。你不用顾念我们,只要你快乐就好。

    其实我这次出来,梵爷爷已经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还说只要你能活着回去,绝不逼迫你成为男子。”

    我泪眼婆娑,问道:“我爷爷当真如此说过?”

    天音笑笑,说道:“当然是真的,再说,你也知道,你的封印早就被战神剑打破,自然做不了男人。

    他们也明白,其实,月儿,你有没有想过?既然爷爷连你不做男人都能接受,说不定也会接受你喜欢魔弦。

    你现在要嫁人,于情于理都要和他们交代一声,就算他们不肯接受,你也可以选择离开。

    至少你也应该给他们一个交代,其他的我倒不太担心。只是你母妃,看情形十分不好,你是她唯一的孩子,你这样突然离去,她受不了……”

    我心中难受异常,天音的话让我心中一动。他的话也有些道理,我要嫁魔弦,也应该让家里人知道一下。

    说不定在我的坚持下,他们能改变对魔族的看法。我的家族是神族三大家族之一,有了他们的支持,说不定可以就此化解神魔两族的宿怨。

    就像天音说的,实在不行,我逃离神族,再来找魔弦就是了。

    我抬起头,对天音说:“好!天音,我答应你,和你回趟神族,向我的父王母后交代清楚。”

    天音大喜,说道:“月儿,你说的是真的?”

    我点点头,对天音说道:“当然是真的,父王母后养我千年,于情于理我都要合他们交代一声。

    更何况我要是不回去一趟,你被我连累,回不了神族,我也心中不安。

    你等我几日,我和魔弦说一声,就和你返回神族。”

    天音猛地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月儿,你确定告诉魔弦后,他会放你走吗?”

    我有些奇怪,说道:“他之前同意过,如果我想回神族,他不会阻拦我。况我这次回去,又不是离开他。我是回神族去省亲,总不可能我嫁了他,连家人都不能见吧?”

    天音沉吟片刻,突然问我:“月儿!魔弦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他知道你就是梵越吗?”

    我脸一红,摇摇头,说道:“这个秘密关系重大,我还没告诉他,他不知道。”

    天音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沉吟片刻,说道:“恩!这样最好,月儿,依我看,还是暂时先别提及你回神族之事,你的身份如此特殊,关系到神族的存亡。

    要是魔弦追问你的家人,势必会追查到你的身份。万一他接受不了,对你们感情会有影响,

    要不这样,你找个时间快去快回,这样既不影响你们的感情,也给了神族交代,你以为如何?”

    我犹豫半晌,终究还是点点头。我和魔弦之间,始终横着我是战神的身份这个坎,我嫁给他,其实是打定主意放弃我这个身份。

    既然决定放弃,我也不想再徒增变数,让他再无端揣测。

    天音的提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神族那边,我确实需要交待,交待清楚后我就回来,也不耽误和魔弦的婚事。

    天音见我点头,欢喜不已,对我说:“要是你母后看你活着回去,还不晓得有多喜欢!”

    我微微一笑,说道:“嗯!天音,你再修养两天,我寻个机会和你一起回趟神族。”

    皱皱眉,又说道:“只是近日魔弦盯我甚紧,一时半会估计机会也难找,我还需准备准备。”

    天音点点头,说道:“也不急于一时,只是这件事情。你万万谨慎行事,还有,我的身份,也最好不要和他提及,我和你在神族的关系,人人皆知。

    省得他知道后再做他想,月儿,我现在叫夜鹰,你千万记得不要说漏嘴。”

    我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以后就叫你夜鹰。”

    天音满意地点点走,催促我:“月儿,你还是先回去吧!这里有锦瑟照顾我,你呆久了,魔弦会不高兴。”

    我一想也是,只要关于我的事,魔弦一向霸道又记仇,天音已经被他整治过一次了。万万不可因为我,再被他为难。

    我从怀中掏出百花膏,递给天音,说道:“夜鹰,这是百花膏,魔族的疗伤圣品。你先拿着,让锦瑟帮你上药。我先走了,明日再来看你。”

    天音点点头,我刚起身。

    却听得锦瑟在外说道:“表哥,你对月姑娘还真是在意,这么快就赶过来接她了。”

    我叹了口气,打开房门,看见魔弦阴沉着脸,站在门口。

    他目光敏锐地扫向我,看我着一身男装,神色稍缓,上前拉了我,转身就走。

    还不忘大声教育我:“我都说了,会治好他,你看他现在没事了,身体刚好,没事不要乱跑。

    我让木棉,银花准备了好多锦缎,这几日帮你准备婚宴的喜服,有空多去试试。”

    我苦笑一声,被他拉着一路小跑,回应道:“知道了,现在回去就试。”

    魔弦相当满意我的表现,到最后也不高兴走路,抱了我,直接飞回望月楼。

    天音目睹梵越被魔弦带走,眼神中寒意立现,手上拳头紧握。

    锦瑟轻轻上前,跪在床边,拿起梵越放下的百花膏,勾出一些,解开天音身上的衣襟。

    天音白皙的皮肤上满是触目心惊的青紫,她将百花膏慢慢涂在天音身上。

    轻轻说道:“这百花膏极为珍贵,一向只有魔族王室才能用,这瓶膏药想来也是魔弦所赠。

    月姑娘倒是大方,将这整瓶都给了主人,可见主人在月姑娘心中的位置,月姑娘如此在意主人,主人大事可成。”

    天音冷笑一声,说道:“锦瑟,你今日表现不错,只是本王好奇,今日看魔弦出现在这梦蝶轩,你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倒是让本王刮目相看,你虽被本王灭了神识,但想来对魔弦还有几分感情,怎的这感觉似乎也没了?”

    锦瑟涂药的手,微微一颤,咬咬牙,说道:“锦瑟不敢,锦瑟现在只知道听从主人之命,不敢再做他想。”

    天音冷冷一笑,说道:“这样最好!你也算有几分用场。对了,我今日让你去找九头蛇的青洛,事情办得怎样了?”

    锦瑟轻轻说道:“回主人,青洛这边已经被我成功下了蛇影,不日可和我们一起起事。”

    天音眯起眼睛,说道:“恩!不错,陆般那边呢?”

    锦瑟回道:“陆般那边,笛公子安排了月仙前去,估计也没问题了。”

    天音哈哈大笑:“魔笛果然记仇,他记恨烈虎族和狐族之前对他的虐待,现在用蛇影控制灵仙,居然让灵仙亲自去拿下陆般。

    这个操作倒是狠毒,我在想,灵轩和陆胜要是知晓,不知会气成何等模样。”

    锦瑟笑笑,说道:“笛公子一样如此,有仇必报。这次您和笛公子联手,我看魔弦插翅难逃。”

    天音满意地笑着:“那也是魔弦自寻死路,他今日欠我的,我一定会向他讨还回来。

    我不止要拿走他的兵力,更要拿走他的感情。我现在行动不便,他一定会派人盯着我。

    联络魔笛的事,就让你去进行,和魔笛说一声,灵仙留着,还有别的用处,让她准备好。

    我这几日就会送她去见魔弦,她不是很喜欢魔弦吗?我就满足她,让她给月儿演一出好戏,彻底让月儿死心。”

    锦瑟躬身答应,天音睁开眼睛,缓缓起身,阴笑着看了一眼锦瑟。

    捏起她的下巴,吩咐道:“这几日,你多和青洛走动走动,他新近得了你的好处,对你肯定爱不释手。

    我不止要用蛇影控制他,更要你用感情控制他,让他死心塌地助我们起事。

    你听明白了吗?事成之后,我会放魔弦一条生路,让你和他一起离开。”

    锦瑟伏地跪拜,说道:“多谢主人,锦瑟一定会听从主人意愿,为主人赴汤蹈火。”

    天音哈哈大笑,抚摸着梵越留下的百花膏。

    喃喃自语:“月儿,再等我两天,很快,我不止会带走你,更会让魔族自相残杀,重创他们,让我们神族从此无忧。”

    锦瑟面无表情,呆呆地跪在地上,似乎对天音的话恍若未闻。

    入夜,采菊轩,狐族公主灵仙的宫殿。内室,灵仙衣衫不整,泪流满面,痛苦万分。

    正枯坐在房内,静静等候,二更时分。

    窗外一阵轻微的敲击声响起,灵仙脸孔煞白,浑身一颤,仿佛遇到什么恐惧的事,半晌不敢动弹。

    外面的人似乎不太耐烦,敲击声大了很多。灵仙面如土色,无可奈何,只好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打开了窗。

    一道黑影穿窗而入,黑影进入,窗户随即关上。

    灵仙哆哆嗦嗦地看着黑影,在烛光下,此人浑身黑袍,带着黑色鬼王面具。

    黑影盯着灵仙,冷冷说道:“为什么这么迟才开窗?”

    灵仙一惊,低下头,支支吾吾道:“回……回大人,前面没有……没有听到。”

    “啪”一声,黑袍人出手如电,灵仙的右脸立刻高高肿起。

    灵仙委屈万分,却不敢吭声,捂着右脸,垂下头。

    黑袍人冷笑道:“灵仙,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本王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要不是看你还有几分用场,本王早就杀了你。你最好配和一些,不要给本王耍花样,否则本王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灵仙含着泪,低声说道:“灵仙以后知道了,大人。”

    黑袍人重重一“哼”说道:“今日本王交代你办的事情,办妥了吗?”

    灵仙咬咬嘴唇,说道:“办好了,陆般身上已经被我种下蛇影。”

    黑袍人看看灵仙,狞笑道:“不错,果然是花魁,想不到你平日看起来冰清玉洁。办起这种事来,也是相当拿手。

    果然是狐族的女人,生来就会此等伎俩。早这样多好,你要是能早点开窍,拿下了魔弦,也不用本王现在如此费神,帮你二人制造机会。”

    灵仙眼神一亮,抬头,急急问道:“大人此话当真,您真的会帮助灵仙得到表哥?”

    黑袍人哈哈大笑,说道:“灵仙,这件事情上,本王不会骗你。本王要的就是你得到魔弦,本王也会得到自己想要的。我们各取所需,也算合作愉快。”

    灵仙咬咬牙,说道:“好!你现在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帮我得到表哥。”

    黑袍人看看灵仙,笑道:“不错!你倒是和本王是一路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既然你如此配和,那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你等我通知,我安排好一切后你就可以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