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cqrwb.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4章 山雨欲来

    魔弦带走了天音,我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想想如果我当时强留天音在望月楼,魔弦只会更加恼怒,他既然提出要医治天音,想来也不会太过为难他。(www.cqrwb.com)

    天音说得没错,魔弦比我更想他赶紧离开。尽管如此,一个早上,我都在担心中度过,实在不放心,支使了木棉到昭阳宫那边去看过两回,让魔弦知道我的心思。

    终于,到了午时,木棉回报,天音已经被魔弦治好身上的伤,被锦瑟接去她的梦蝶轩去修养了。

    我不明所以,问木棉:“锦瑟?你确定是锦瑟没错?锦瑟不是在天狼山吗?为何回到这昭阳宫?夜鹰大人为何会被她接走?”

    木棉低头回禀:“月姑娘你有所不知,你上次和……”

    木棉微微抬眼,看了我一下,踌躇了一下,改口说道:“您上次离开望月楼时,锦瑟姑娘和夜鹰大人回返魔族。禀明了大公主,锦瑟现在是夜鹰大人的未婚妻,两人已定婚约,不日即会完婚。”

    我大吃一惊,竟然有这种事,锦瑟为何会和天音在一起?

    我沉吟片刻,终究不太放心,对木棉说:“收拾一下,和我一起去梦蝶轩。”

    木棉点头,躬身退下。我换上一身男装,白袍玉带,一如我在神族的打扮,和木棉启程前往梦蝶轩。

    不多时,木棉带路,我和她二人很快来到锦瑟的梦蝶轩。

    这处院子靠近夕颜河的东头,位置有些偏僻,因锦瑟新近才从天狼山回来,刚刚清理出来。

    院子前的花草不甚繁茂,简简单单,和望月楼的雅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门口侍奉的小厮婢女也不多,有些冷冷清清,我到得院前,打眼望去,只见梦蝶轩是一座两层的小楼。

    掩映在一颗巨大的梧桐树下,小楼通体褐色,楼前是一处小小的花园,种的也不是什么名贵的花,都是一些月季,蔷薇之类的。

    这个季节,秋风萧瑟,花草都凋谢了,让人觉得心中寂然。我站立在院门前,自有木棉上前通告。

    门口一个小婢长得甚是粉嫩,看到我,脸色一红,赶紧进去通禀。

    不多时,那扇木门“吱呀”一声,迎出来的确是锦瑟。

    许久不见,锦瑟风采依旧,只是看模样有些消瘦,我有些恍惚,感觉又回到了在天狼山时遇见她的时候。

    短短几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我不再是神族的战神,她也不再是那个颠倒众生的宠妃。

    她见我过来,并没有多大意外,微微点头,不喜不悲,将我迎了进去。

    我略一迟疑,吩咐木棉先行回去,我要看望夜鹰。

    木棉迟疑了一下,终究没有违背我的意愿,施礼退下。

    我随着锦瑟走近木门,门刚一关上,我就迫不及待地抓住锦瑟,急切问道:“锦瑟,你到底在搞什么花样?天音呢?你把他怎样了?”

    锦瑟看看我,目光冷淡,她将我的手从肩膀从拉下。

    冷冷说道:“神君,这话应该我来问你吧!你放心,天音神君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定会报答于他,不会害他的。

    倒是你,他为何会变成这样,你不是很清楚吗?为了你,他连家都没有了,现在又是因为你,要让我和他再次浪迹天涯,无家可归。”

    我大惊,什么叫无家可归?我一愣之下,再次上前抓住锦瑟,问道:“你说清楚,什么叫无家可归,为什么他连家都没有了?”

    锦瑟刚要回答,却听楼上传来一声厉喝:“锦瑟,不许胡说八道,你带月儿上来吧!”

    锦瑟脸色一变,垂下头,说道:“是!”

    我大吃一惊,疑惑锦瑟的表现,为何会如此顺从?锦瑟却不理我,头前领路。穿过一楼的弄堂,朝楼上走去。

    我心忧天音,越过她,朝楼上的卧房奔了过去。推开房门,看见天音躺在卧室的床上,神色甚是委顿。

    我冲了过去,握着他的手,关切地问:“天音,你怎么样?好些了吗?魔弦真的治好你了吗?”

    我边说边用灵力朝他探了过去,他猛地丢开我的手,避开我看他的眼神。笑笑说道:“我没事了,魔弦……他已经治好我了,你不用担心。”

    我看看他,感觉到他的排斥,咬咬嘴唇,轻轻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你受累……”

    天音笑笑,露出整洁的贝齿,对我说道:“傻瓜,我是天音,我们是千年的好兄弟,你和我说这些,太见外了。”

    我心中一暖,重新握住他的手,说道:“你真的不怪我,还愿意和我做兄弟?”

    天音笑笑,摇头说:“我不怪你,但我们以后不再是兄弟。”

    我有些愕然,不明所以,瞪着他问道:“为什么?”

    他拉过我,指指我的胸前,笑道:“你是女人,就算我想,我如何和一个女人做兄弟。”

    我脸孔一红,恍然大悟,打了一下他的手,说道:“既然知道我是女人,还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你倒是和我说说,不和我做兄弟,你想和我做什么?”

    天音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笑笑说道:“不管做什么,月儿,我想你知道,你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你比任何人都重要。”

    我心中一暖,轻轻说道:“天音,我也一样,你陪了我千年,你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你知不知道?在流云峰,当我看到来神族找我的人是你,我有多开心。

    你不肯谅解我,我有多难过,刚刚看到你伤在望月楼,我又有多担心。”

    天音眼神一动,固执地拉着我的双手,我挣了一下,没有挣脱。

    他看着我,认真地说:“月儿,你既然做回了女人,就不再是我的越弟,但我向你保证。

    我对你的感情永远不会变,前面是我一时冲动,没有想清楚,伤了你的心。

    以后不会了,不管你喜欢什么,选择什么,我都会支持你,陪着你,你说好不好?”

    我大喜过望,看着他,说道:“天音,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理解我,支持我?”

    天音笑笑,说道:“当然!我不会骗你。”

    我笑道:“天音,你知道吗?神族这么多人中,我最想得到的就是你的祝福。你一定要留下来喝我的喜酒。”

    天音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说道:“好!”

    我突然想什么,问他:“你为何和锦瑟在一起?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二人在天狼山中计,也是因为她。”

    天音看看我,挑挑眉毛,说道:“我知道,她也是被人逼迫,我在找你的途中,救了她。她感激我,报答与我,就自告奋勇帮我一起找你。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和天狼山的始作俑者在一起了。”

    我脸色一红,岔开话题,问道:“对了,刚才锦瑟说你无家可归是何意?”

    天音脸色一变,低下头,对我说:“没什么,你别听锦瑟胡说。”

    我深深看着他,半晌说道:“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不说,我就去问锦瑟。”

    他沉默半晌,终于无可奈何地说:“你在天狼山失踪,爷爷大怒,将我赶出神族,责令我找不到你,就永远不能再返神族。”

    我大吃一惊,知他所言非虚,我失踪,和他多多少少有些关系。就算他们天罗家不追究,我梵家长老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当下,我心中愧疚万分,我爱上魔弦,一心一意和他在这魔族厮守。却不曾想天音在代我受过,被赶出神族,无家可归。

    锦瑟说得没错,他好不容易找到我,却因为我再次被魔弦所伤,现在又一次要因为我离开魔族,四处漂泊。

    我不能如此自私,让我的幸福建立在天音的痛苦上,让天音为我受过,我握住他得手,坚定说道:“对不起!天音,都是因为我,连累你被赶出神族。

    等我和魔弦订婚宴后,我就和你返回神族,向长老们说清楚,不会再连累你。”

    天音眼神一亮,旋即黯淡,幽幽说道:“算了!月儿,我没有关系,我在神族本就闲云野鹤,无所事事,能不能留在神族本就无所谓。

    唉!我出来寻你,一半是因为被我爷爷赶了出来,一半也是因为你的家人。

    我出来时,看你母妃日日哭泣,茶饭不思,你父王日日自责弄丢了你,寝食难安。爷爷也苍老了许多,实在是凄惨。”

    我一听,肝肠